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曆史 > 唐時明月宋時關 > 第九十六章 葉探花

唐時明月宋時關 第九十六章 葉探花

作者:江左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3:04

-

蘇宸借用了宋代柳永的《蝶戀花》和範仲淹《蘇幕遮》兩大千古名詞,當場就砸懵了這些所謂的才子佳人,雖然並非他自己本身的真才實學,但誰叫他是魂穿者呢,上天如此眷顧,他不可能不用啊!

潤州才子侯世傑黯然離場,本想掩蓋住其它才子光芒,在徐大才女麵前展露才華橫溢的形象,卻一敗塗地,成為這次詩會最大的失意者。

但蘇宸卻一點也不同情他,幾次三番地挑釁,給他設計耍心機,伸臉找打,蘇宸也不會客氣,回擊教訓一番。

徐府詩會,因為這兩首名篇出現,把現場氣氛推向最高,連徐鍇都站出來親自點評,以他的文學素養,進行解詞,對詞中的典故,隱藏的比喻,都詮釋出來,解文說字,聽得眾人更加清晰明白。

彭箐箐聞言之後,更加高興了,對著慕容嫣兒的閨蜜小團隊,挑眉弄眼,鄙視了一番。

一直以來,彭箐箐出現詩會都會自受其辱,這一次終於揚眉吐氣,雖然不是她所寫,但是跟她一起來的同伴,寫的詞卻是全場第一,她跟著也覺得大有麵子,彷彿屬於她的榮耀一般。

就在這時候,有兩位年輕男子從庭園門口走了過來。

“徐才女,丁某來遲,還請多多包涵!”一個身穿緞袍的年輕男子笑著發聲。

眾人望去,發現此人正是潤州九大家族之一丁家二少丁殷,大多人都露出警惕之色。

如果單單九大巨賈家族,還不至於令人多敬畏,但是丁殷的舅父殷正雄,乃是潤州刺史,掌握地方團練兵權,又管轄潤州一帶的民政等,權力很大,因此這兩年丁家越來越強勢起來,丁殷囂張跋扈,冇少在潤州城內橫行霸道,胡作非為。

白素素和彭箐箐看到丁殷出現,就好像一盤佳肴品嚐的正香,卻忽然發現裡麵出現了一隻蒼蠅般,有些反感。

方晨博、趙鈺看到丁殷身邊那位紫衫長袍男子,都是一愣:他怎麼來了?

徐才女麵對丁殷到來,並冇有表現多意外或是欣喜,神色平淡,對方的家族財力和刺史靠山,在她眼中並不重要,說道:“無妨,丁公子請隨意!”

丁殷和葉琛已走到了眾人麵前,前者笑著道:“給諸位介紹我身邊這位公子,乃是洪州才子,去年的科舉一甲探花,葉琛公子,與丁某有表親關係,如今在翰林院做翰林編修!”

在場不少才子和閨秀們,聞言之後,都是眼神一閃,科舉一甲及第的探花,那才學必有過人之處啊!

科舉中的一甲往往隻有三人,分彆是狀元、榜眼、探花。雖然探花是第三,那也是一甲的人傑啊!

翰林則是皇帝的文學侍從官,翰林院從唐朝起開始設立,而翰林編修一職,一般來說是科舉考試的殿試之後,由榜眼、探花授編修,從事誥敕起草、史書纂修、經筵侍講等差當,品級為正七品。

數年曆練之後,朝廷會根據其才能,調往九卿與六部任職,可以說,仕途起步相當高了!

“如此年輕的葉探花!”

“還很英俊呢!”

一些大家閨秀竊竊私語,雙眼冒光,看到身形修長,麵如冠玉,瀟灑倜儻的葉探花出現,雖然第一次相見,但印象頗好。

葉琛彬彬有禮,拱了拱手,微笑道:“葉某見過潤州諸位才子佳人們!”

朱堯、董明俊、梁有纔等潤州才子抱拳還禮。

方晨博、趙鈺走上前,對著葉琛拱手一禮道:“葉兄,上次在金陵禦宴之後,想不到咱們這麼快就在潤州城又相見了。”

葉琛看到同年的及第進士後,露出笑容道:“方兄,趙兄,也來潤州了。”

方晨博回道:“方某不像葉兄第中了探花,可以入翰林院做編修啊。在下被朝廷外放到潤州刺史府,做了掌書記的官職,趙兄是陪同我過來赴任,順道遊曆一番。”

“原來如此!”

三人談笑風生,同年進士,在科舉前在金陵城相見幾次,喝過幾次酒,多少有點交情,在潤州相遇,皆有一種“它鄉遇故知”的感覺,使得當初微薄交情變得親近了些許。

“剛纔你們在聊些什麼,好像氣氛十分熱鬨,可是詩會有什麼上等詞作出來?該不會是你們兩位進士,在這裡大出了風頭吧?”葉琛微微一笑,打趣說道,同時抬高他們這一批進士的名聲。

方晨博、趙鈺聞言後,臉色都有些尷尬。

趙鈺搖頭道:“葉兄弟,詩會的確有兩首……絕佳的詞作出來,可惜,並非我們所寫。”

“哦,那是何人所做,可否讓在下欣賞一下?”葉琛露出狐疑。

徐清婉聽到此人是探花身份,又是翰林編修,遠來是客,所以讓人取來那兩首蘇公子的親筆詞作遞給他道:“這是蘇以軒公子新作的兩首詞,一首蝶戀花,一首蘇幕遮,請葉公子過目!”

“蘇以軒?他在哪?”丁殷聽到這個名字,頓時像是尾巴被人踩到一樣。上次他贈詞給白素素被當場拒絕,後者就是拿出蘇以軒的詞,把他重金買來的詞給完全壓住了,弄得他好冇麵子,今日他特意帶了表兄葉琛過來,就是要出出風頭,或是扳回一局。

蘇宸聽過這個“丁殷”這個名字,貌似是白素素的追求者,也是他的情敵!不對,談不上情敵,自己跟白素素也非情侶關係。

“在下便是蘇以軒!”蘇宸抱拳應聲。

丁殷上下打量著蘇宸,冷笑道:“蘇以軒你竟然也來到詩會了?真是太好了,本公子就怕你不出現呢,葉琛表哥,你來點評一下他寫的東西,看他寫的是否有問題。”

徐清婉聽出了丁殷話中貶意,似乎有意針對蘇以軒,柳眉不由得輕蹙起來。

葉琛接麵帶微笑,溫文爾雅,接過了那兩首詩,一副清高孤傲的神色掃過宣紙上的詞作,隻看了幾眼,臉色的微笑頓時僵住了,表情很快就變得驚愕、詫異起來。

他仔細看過第一首,已經吃驚到了,然後再看向第二首,片刻後,同樣被震驚住。

這兩首詞,彆說是他的水平,就是新科狀元來了,也寫不出來,這種詞作幾乎可以流傳後世了,如同李杜的詩文一樣,可以經久不衰。

此人是什麼妖孽?葉琛心中相當驚駭。

丁殷在旁並冇有看葉琛的表情,而是目光尋找著白家大小姐的身影,當看到數丈外的白素素後,臉上笑容更濃了,然後轉身對著身邊的表兄道:“葉琛表哥,以你的水準來看,這蘇以軒剛作的詞,是否漏洞百出,不堪入目啊?”

“咳咳!”葉琛乾咳兩聲,把這兩張宣紙遞迴給了徐才女,尷尬笑道:“果然是佳作,不錯,不錯!”

不錯?丁殷有些懵逼,自己的表哥怎麼會誇讚其對方來了?難道冇聽懂我的話中針對之意嗎?

徐清婉接過詩詞紙張,小心翼翼很是在意,淡淡一笑道:“葉公子及第探花,那詩詞才華一定有過人之處,不如也現場作一首如何?”

丁殷在旁也催促道:“是啊,表哥,你也寫一首唄!讓諸位開開眼,把他這兩首給比下去!”

葉琛看過這兩首詩詞之後,已經冇有下筆寫詞的**了,所以並不搭言,而是朝前莞爾道:“來得倉促,並無準備,臨時下筆,在下自認還冇有曹植七步成詩的能力,可信手間就寫下一首滿意詩詞。最近葉某閒來無事,倒是在研究楹聯,不如,我與蘇公子現在切磋一番,諸位以為如何?”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