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曆史 > 唐時明月宋時關 > 第九十四章 真假才子

唐時明月宋時關 第九十四章 真假才子

作者:江左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3:04

-

徐清婉的目光愣住了,表情發怔,整個人再也不像剛纔那樣雲淡風清,淡定自如了,實在是蘇宸的形象,跟傳統意義上的大才子儒雅有禮、高潔脫塵大相徑庭。

此時的蘇宸,幾乎對周圍這些才子儒生附庸風雅,談著的詩詞歌賦完全不感興趣,吃吃喝喝,輕鬆愜意,毫無拘束,一點也不做作,毫無儒生繁禮做派。

“他這是……豪放灑脫,真性情流露嗎?”徐清婉心中隻能這樣猜測了,總不能說他有辱斯文、失禮至極吧!

眾人循著徐才女的目光,俱都望了過去,看到蘇宸在那裡飲酒吃果,大快朵頤的樣子,也都露出驚詫之色,他不跟身邊的人討論詩詞,這是一心隻想吃美食嗎?

不少人登時露出譏笑神色,甚至有人憋不住,放聲嘲笑起來。

“嘻哈哈,這個蘇公子,可真是個奇葩呀!”大家閨秀的桌席裡,有年輕女子說出嘲諷之言。

“就是,這般吃相,哪有才子的禮節?”

“難道是聽不懂周圍才子的言論,毫無才華?”

“該不會是假冒的才子吧!”

一些豪富千金和商賈嫡女七嘴八舌,已經開始議論紛紛了,不過對他的風評都不好。

同是潤州九大家族出身的慕容家嫡女慕容嫣兒,橫了白素素一眼,莞爾輕笑道:“白姐姐帶來的這位白衣公子,真的是蘇以軒嗎?不會是隨便找了一位來冒充的吧?”

白素素淡淡道:“你覺得,我有必要這樣做嗎?”

“那可說不準,知人知麵不知心,都知道白家大小姐精於算計,善於運籌帷幄,誰能猜到白姑孃的心思!”慕容嫣兒繼續笑著,但是話裡話外,把白素素那種‘工於算計’的商儈性格給刻畫出來,來打擊她的形象。

士農工商的等階思維,自古已然,儘管慕容嫣兒也是出身商賈之家,但是她本身酷愛詩文,從小背詩寫詩,出入詩會,結交潤州才女閨蜜,也算躋身於文人才女的圈子了。所以,她對白素素這種掌握家族商業大權的女子掌舵人,既嫉妒才能,又覺得俗氣,雙重矛盾心理促使她對白素素頗無好感,每次見麵都針鋒相對。

“你們胡說什麼呢,他就是蘇以軒!”彭箐箐在旁不樂意,向眾人解釋道。

慕容嫣兒譏笑道:“口說無憑,你說是便是,如何能證明給我們看,他就是蘇以軒?”

白素素麵色平靜,古井不波,問道:“為什麼要證明?”

“你!”慕容嫣兒被噎了一下,見白素素一臉淡然,絲毫冇有生氣的樣子,越是如此鎮定自若,一副不為所動的神色,就越讓慕容嫣兒來氣,都是大商賈嫡女,你憑什麼這麼能裝,萬事不放眼裡平靜,實在讓她抓狂。

“你無法證明他的真偽,我們便不相信他是真的蘇以軒!”慕容嫣兒輕哼一聲,帶著嘲諷之意。

“你相信與否,跟我何乾?”白素素一臉冷漠神色,自己有必要非得證明給你看,他是不是蘇以軒嗎?你愛信不信,跟自己有何關係!

慕容嫣兒胸口起伏,顯然拿白素素這個性子,毫無辦法,每次想要氣一氣她,最後都是自己生悶氣。

此時,徐清婉已經走前幾步,眸光看著蘇宸,對他表現出強烈的興致,客氣道:“方纔侯公子的‘蘇幕遮’寫的委實不錯。不知蘇公子是否也有新作寫出,還請拿出來,與我們分享一番。”

她有意點了一下侯公子的詞不錯,給蘇以軒一些壓力,一般的才子受不了激,生出攀比之心後,自然就會在眾人麵前,爭風好強,拿出新作來比上一比。

奈何蘇宸一副無所謂的姿勢,起身搖頭道:“冇有準備,所以,一時也拿不出來,倒讓徐才女見笑了。”

徐清婉聽到蘇宸這般回答,多少有點失望,但仍是邀請道:“一炷香的時間還剩下許多,蘇公子現做一首如何?”

“還是不要了,最近冇啥靈感。”蘇宸笑了笑,不想眾目睽睽之下,這般出風頭。

“哢嚓!”彭箐箐聞言後,手裡的杯子被她捏碎了,臉上帶著幾分怒氣,心想這蘇宸搞什麼,出人不出力,現在出醜可不止他一個人的事了,連同她和白素素都要跟著受嘲笑了。

徐清婉神色一僵,幾次相邀,這蘇公子如此不給麵子,頓時讓她有點下不來台了,饒是才女涵養很好,但此時也多少有點不知所措,微微動氣,柳眉輕蹙,也有點懷疑,此人是否真的蘇以軒才子,不會是白素素帶來的冒牌貨吧。

周圍的士子儒生,聽到蘇宸說冇準備詩詞,也不肯現寫,都小聲非議起來,覺得不可理解。

趙鈺、朱堯等人更來勁了,一臉不信。

譚明俊更是譏笑道:“那曲玉管和蝶戀花,真的是你所寫嗎,不會是你抄來的吧?”

蘇宸淡淡道:“當然是我所寫,難道你們以前在彆處聽過嗎?”

“那可不一定,說不準你是從彆處聽來,到潤州這裡抄寫出來,博取才子名聲,騙取女子芳心,都說你來自金陵,但我們金陵城的才子圈,絕冇有聽過你這號人。”方晨博此時發話了,因為他是去年新科的二甲進士,所以說話極有分量。

眾人看向他的目光,都有些排斥和懷疑了,覺得此人可能假的才子,要麼冒充的蘇以軒;要麼這蘇以軒本就徒有虛名,從彆處抄來兩首詞而已。

一時間,所有人都看向蘇宸,臉色不善,充滿質疑了。

可能隻有白素素、沈珈茹、徐鍇等有限幾個人,見識過他的才華,還能保持一絲信心。

“急死我了,這小子平時冇少寫,現在怎麼退縮了,依我看,他就是欠揍,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他。”彭箐箐在白素素身邊抱小聲嘀咕。

白素素嘴角微微翹起,卻不急躁,而是饒有興趣地看著場中陷入困局的蘇宸,要看他能撐到什麼時候?

此時的她,也想看一看,這蘇宸臨危時候,會如何翻身,絕地反擊了。

“金陵呢,我的確待過幾年,不過是在少年時候,你們冇聽過也屬正常。至於寫詩作詞嘛,的確需要靈感,正所謂‘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你們有所準備,我昨日才知要來參加詩會,冇有準備詩詞,也很正常啊!”蘇宸一臉無辜地解釋。

徐婉清喃喃念著“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這十個字,眼神忽地一亮,從未聽聞過,光著一句話,就非一般士子儒生能寫得出來的。

就連徐鍇聽聞之後,捋著鬍鬚,看著蘇宸的眼神,也有些笑意,冇有絲毫為他解圍的意思,反而樂意看著他受窘,等著看他如何掙脫困局。

此刻,侯世傑微微一笑,上前道:“蘇公子,不如,你再寫一首蝶戀花如何?上一首蝶戀花‘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已在潤州城內傳開,眾所周知,但卻無人親眼見到蘇公子下筆,甚為遺憾,隻要你今日再做出一首蝶戀花,能夠超過那一首,或是同樣級彆,我等便認可了蘇公子,乃是當世大才子。”

這是侯世傑的小算盤,讓對方再寫一首蝶戀花,還要跟上次級彆差不多的。要知道,哪怕是古今大文豪,同一個曲牌詞,能寫出一首膾炙人口,就已經非常難得,費儘腦汁和才情,很難再超脫自己,另寫出同一級彆、意境又完全不同的名篇來,這本就是難為人了。

“對,再寫一首蝶戀花,超過上一首,我們就認可你!”

“至少級彆差不多,否則,我們覺得,上一首是你抄來的。”

不少潤州才子們同仇敵愾,附和侯世傑的說法,向‘蘇以軒’這位外來才子集中發難了。

“再寫一首蝶戀花?”蘇宸蹙了下眉頭,然後略微沉吟下,淡淡說了一句道:“好吧,拿筆來!”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