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曆史 > 唐時明月宋時關 > 第九十三章 徐府詩會(下)

唐時明月宋時關 第九十三章 徐府詩會(下)

作者:江左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3:04

-

徐鍇看到蘇宸的時候,有些發怔,越看越覺得眼熟,這不是蘇小神醫嗎?那個擅長寫詞的蘇宸,他也來了。

隻是……這身裝扮,倒是與往日不同了。而且兩日不見,他似乎皮膚變白了,還多了幾分樣貌變化,似是而非的感覺。

蘇宸忙不動聲色地擠擠眼睛,搖了搖頭,示意不要相認,更彆揭穿他的身份。

徐鍇雖然是文豪大儒,但思維卻不僵化,智商也在線,登時會意,目光從他身上掃開,裝作漫不經心,落坐在男席核心那桌位置,但內心卻有些狐疑。

“諸位,都請坐下吧,今日以文會友,可冇有什麼官吏大人,咱們隻評論詩文,風花雪月,不談國仇家恨!”

徐鍇舉手投足,氣度自然,以他目前的文豪身份和士林地位,一出場絕對讓這些讀書人皆敬佩起來。

徐清婉見徐先生講完,微微點頭,繼續說道:“陽春三月,正是草長鶯飛之季,草樹知春不久歸,百般紅紫鬥芳菲。在這個踏春時節,本月的徐府詩會,便以春景為題,可以寫早春,也可以寫晚春,一炷香的時間,大家可以作出一首詞來,與君共賞。排入今日前十,可受徐大學士的點評、解詞,擇優錄入本月的詞集內統一刊印,廣為流傳。”

眾才子聞言之後,紛紛點頭,這個程式他們都非常熟悉了,有些人提前準備了詩詞過來,早就有點迫不及待了。

當世許多才子要想自己的名聲迅速傳播,參與各種場合詩文活動是必不可少,比如青樓之地,許多青樓伶人和清倌人都有不錯才情,並非什麼質量差是詩詞曲作,她們都會傳唱的,不入她們眼的,懶得理會,就好像那個時代的傳媒人士,在一定方麵,許多才子的詩文靠她們去傳播。

這些伶人、清倌人進出豪門,接觸門閥權貴,達官貴人,她要是吟出、唱了你的詞作,順便美言幾句,稱讚一番,頓時這位才子的名氣就能傳開不少,在這個仕途科舉主觀評價起很大影響的時代,名聲在外,非常重要。

同樣,在今日的詩會上,除了一些同行才子讀書人、大家閨秀外,還有來自幾大花樓派來的代表,都在期待潤州才子們有好詞出現,第一時間記下,然後帶回去花樓,按曲牌的韻律傳唱出來,相當於後世流行歌曲了。

湘雲館、銅雀樓、翠薇閣、紅袖坊四大花樓都有人來,其中沈珈茹就在裡麵,眸光正在仔細關注著蘇宸,也發現了這“蘇以軒”跟那“蘇神醫”竟有七成相似。

若是冇有柳墨濃的提醒,懷疑了二者之間的身份聯絡,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她有可能還不會往這方麵考慮,此時,卻覺得兩者身份重合在一起。

“他難道真的是……蘇以軒?”沈珈茹陷入沉思,感到驚詫,有點不可置信。

徐婉清的話音方落,現場不少才子麵露微笑,有些躍躍欲試了。

雖說要現場作詩詞,這隻是說辭而已,所有才子們早就在前幾日準備好了,很少有人現做詩詞,因為倉促之間,不論是靈感,還是辭藻,典故,修飾語等,都無法達到很好狀態,提前就寫好了詩詞,不知在家中推敲了多少遍,此時重要場合拿出來做對比,期待一鳴驚人。

“梁兄,你可有新詞寫出來?”一位叫譚明俊的才子問向了身旁的梁有才。

梁有才微微一笑道:“梁某不才,最近發奮,的確寫出了幾首新的春景詞,不過,讓在下滿意的,也僅有一首而已。”

譚明俊催促道:“不如快拿出來,讓我等欣賞一番如何?”

梁有才搖頭道:“侯公子的詞尚未亮出,我等拙作豈可獻醜。”

另一位名叫朱堯的潤州才子哈哈笑道:“梁兄此言差矣,侯公子的詞當然要壓軸出現。但我們作為潤州本土才子,這頭籌還是由我們潤州士子先出為好,不能讓與金陵來的人,若梁兄第一個拿出來,豈非率先奪了頭彩。”

梁有才猶豫一下,點頭道:“那好,在下就不敝帚自珍了,先亮拙作,請諸位雅正!”

眾多才子其實都帶有詞作,但均知拋磚引玉的道理,但誰也不肯率先亮出自己作品作為那個“磚”,成全彆人的“璞玉”,因此席位間相互客氣、推諉,這梁有才平時受不得激,而已性子好急,聽到朱堯蠱惑後,第一個拿出來自作的一首曲詞。

《青門引》:

“風暖還清冷,煙雨昨夜方定。庭院春蔭過清明,一腔新氣,辭了去年病!”

“萬物向榮滿芳景,小樓花寂靜,舉杯對照明月,隔牆鞦韆佳人影!”

這個詞牌相對冷門了一些,屬小令,又名“玉溪清”,剛創出來數載,使用這個詞牌的流行曲子還不是很多。梁有才的詞中規中矩,也用了“舉杯邀明月”的古詩典故,韻腳倒是都符合了,辭藻也算清麗,整體尚可。

曲詞被傳開之後,眾多才子儒生、學府生徒、及第進士和千金小姐、大家閨秀、青樓倌人們都相互傳閱了一下,對梁有才的評價基本是:有些才!當得一個才子稱呼,倘若明年參加科舉,怕是也能中舉成貢士了。

有了此人的詩詞做引後,趙鈺,譚明俊,朱堯等人也都紛紛拿出自己寫春景的詞作,氣氛熱烈,引發詩會開幕的一個小**,連徐鍇都不時地點評幾句。

蘇宸對這些不感興趣,看到席間大方桌案的諸多托盤上,置放了不少糕點和瓜果,金桔、白梨、甘蔗、橙子、蜜餞、楊梅、榛子、鬆子、糖葫蘆等等,加上糕點,多達二十多種,許多種類,他回到唐宋這個時代,還冇有吃過。

於是,趁著其它才子都在吟詩作詞的時候,蘇宸在逐一品嚐,一邊吃一邊評論:這個不錯,這個有點酸啊!

身側鄰座的幾位潤州才子,看到“蘇以軒”這般行為後,都有些大跌眼鏡,暗想這蘇以軒是個吃貨嗎,還是一個冒牌才子啊!

這時候,侯世傑見時機成熟,起身站出來,手中拿著一把摺扇,穿著一件淺藍色的襴衫,豐姿如玉,瀟灑抱拳道:“侯某不才,也寫了一首關於春景的詞作,請諸位點評雅鑒。”

詩會上不論男女,聞言後都紛紛關注過來,因為侯世傑可是潤州城數一數二的大才子,絕對能夠排進潤州城當世同批才子之的前兩名了,他既拿出詞作,必然質量不俗,引發眾人期待。

《蘇幕遮》:

“碧雲天,芳草地,湖水通波,波上煙柳翠。山映晨陽滿芳景,花開無數,春歸無覓處。”

“絮從飄,雲薄暮,心有思情,獨飲人影孤。日影漸斜歎寂寥,身處空庭,隻盼佳人顧。”

這首詞一出,不少人眼神一亮,上闋寫春景,下闋寫思念,以景抒情,過渡自然,春景如畫,春歸無覓,既有典故引用,也有惆悵寫照,以及對佳人心意的期待,都包含其中。

其情感之思念,表白之濃烈,已經不言而喻了。

在場眾人大多都聽說了,侯世傑對大才女徐清婉一直抱有追求的目的,許多場合,出入成對,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是都能理解的,所以這首詞一出,眾人都覺得這是侯世傑對徐大才女的一種表白,目光不自覺地望向了徐清婉,看她如何迴應了。

倘若徐才女也能寫一首詞來應和,接受才子情意,那這件事無疑會成為潤州一段才子佳人的美談佳話!

徐清婉冰雪聰慧,自然能夠明白其中深意,她神色平靜,並無什麼悸動反應,眸光不自禁地瞥向了男席間的“蘇以軒”一眼,顯然對他是否寫出詞作,抱有更大興趣。

但是,當她目光瞥到蘇宸的身影,看到後者正在那喝著果飲佳釀,吃著蜜餞乾果,大快朵頤,根本就無心周圍詩詞歌賦的一幕,臉色一怔,瞬間就驚呆住了。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