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曆史 > 唐時明月宋時關 > 第八十六章 縱使相逢應不識

唐時明月宋時關 第八十六章 縱使相逢應不識

作者:江左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3:04

-

湘雲館閣樓。

柳墨濃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見了父母被北方周軍殺害,家破人亡,街道都是火光和殺戮,她逃出家中被人撿到,然後帶著逃亡渡江。

那個夢境同樣是她的童年慘痛經曆,留下了一段創傷陰影,使她長大成年後,都冇有完全平複這段傷痛記憶,時常做噩夢在其中。

這一夜,我覺得自己的身子燙得厲害,彷彿火燒一般,在夢裡就如同被戰火吞噬,不斷灼燒,親眼目睹親人死去,自己也奄奄一息。

她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就這樣不會再醒來。

可是,關鍵時候,有一個年輕男子出現在他的夢魘中,把她從煉獄苦難中救起來,曆經一番困境,終逃出生天。

他的眼神是那樣清澈!

他的關心是那樣溫暖!

他的手臂是那樣的結實有力!

他的手摸在自己臉頰上,是那樣的真實!

他的嘴唇是那樣柔軟……

柳墨濃心中感激,被他抱在懷內的時候覺得無比安全,是夢中那個男子救了她,帶著她脫離了無限噩夢。

甚至她有一種錯覺,那個人就站在她身邊,真實存在一般,細心照顧了她一晚!

“咳咳!”柳墨濃咳嗽兩聲,身體似乎恢複了知覺,頭腦也不像前兩天那樣刺痛渾濁,體溫也不滾燙髮熱了,她甦醒過來,睜開睡鬆的眼眸,就看到床榻前的小荷與沈珈茹映入眼簾,先是一怔,心中浮現出一絲失落和苦澀。

終究是一場夢而已,現實中……並冇有那個年輕男子!

小荷抹著眼淚道:“小姐,你終於醒了。”

沈珈茹關心道:“柳姐姐,你覺得身子如何了?”

柳墨濃苦澀一笑道:“暫時還死不了……”

“小姐你不要這麼說,我怕……嗚嗚……”小荷再次哭了起來。

“彆哭了,小荷,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醒過來了,就不會有事了。”柳墨濃有氣無力地說出來。

沈珈茹說道:“柳姐姐,你的熱病已經退了,蘇公子說,等你醒來後,要多喝熱水!”

“多喝熱水?”柳墨濃愣了一下,旋即又問道:“什麼蘇公子?”

小荷在旁解釋道:“就是當日小姐落水時,那個救你上船的登……蘇公子!”

她剛要說出登徒子,卻停住了,改口成了蘇公子。因為昨晚她說過,隻要蘇宸能夠治好她家小姐,她就不再稱呼蘇宸登徒子了。

雖然此時柳墨濃尚未完全治癒,但是,明顯有了好轉,身子不再高溫體熱了。

“是他?”柳墨濃腦海裡還有印象,浮現出他的音容笑貌,漸漸地,與她在夢裡出現的那位英雄男子,在一點點重疊。

“他……昨晚來過?”

小荷點頭道:“何止來過,他昨晚在小姐房內待了一夜,在照看你的病情,後來我們睡著了,應該是他給你擦的額頭和手心,堅持了一晚上,終於退熱了。”

柳墨濃聞言之後,心中忽地莫名悸動幾分,難道她昨晚夢到的事,都是真實發生的?

那個蘇公子,就在自己床邊,照顧了她一晚上?

想到這些,原本不怎麼熱的身子,就感覺燥熱了幾分,臉頰忽然變得紅潤了。

“小姐的臉又熱起了啦,快多喝熱水退熱!”小荷拿起茶水杯,裡麵放著溫開水,直接給柳墨濃大口大口灌下去了。

“行了行了,我都喝飽了,扶我做起來,躺的有些頭沉了。”

柳墨濃在小荷的攙扶下坐直身子,倚靠床頭,聞向她道:“究竟怎麼回事,說給我聽……”

小荷小嘴巴巴地把昨晚上韓雲鵬和蘇宸登門來給她看病,如何被桑媽媽拒絕,又到蘇宸和劉神醫相認師兄關係,然後蘇宸拿出新的藥方給劉神醫,一番波折之後,蘇宸自願留下照顧一晚,直到天亮後清晨才離開。

“他在房內待了一晚……”柳墨濃露出驚訝之色,這是第一個男人在她閨房留宿啊!

沈珈茹怕她多想,安慰道:“那蘇公子是郎中,為了給你治病,留在外軒等侯,即便後半夜進了柳姐姐的臥榻內軒親手照料,但以蘇公子坦蕩胸襟,君子之性,應該不會有所輕薄,請柳姐姐放心。”

柳墨濃腦海浮現了那個場景,不但冇有惱怒,嘴角竟輕輕翹起了一個弧度。

“他有留下什麼嗎?”

小荷想了想,說道:“蘇公子好像還寫了不少字,有一些唐代的詩,還有幾首新詞。”

柳墨濃頓時來了興致,說道:“小荷,去拿給我看下。”

“小姐,可你現在需要休息……”

柳墨濃搖頭道:“已昏睡了兩日,不想再睡了,要吃點東西,再提提精神,你把他寫的字都拿來,然後去給我準備一些吃的。”

“那好,稀粥已經熬好了,我過去拿!”小荷點頭,聽到自家小姐要吃東西,頓時高興起來,先跑去外軒從桌上拿了那些寫滿詩文的紙張遞給了柳墨濃,然後跑下樓去準備粥和鹹菜去了。

柳墨濃看了手裡一些紙張,上麵部分寫著都是一些唐詩,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隱、杜牧的詩文都有,字體瘦勁,驕若蛟龍,飄若流雲,以她自幼對書法的見識,也是暗暗佩服。

翻過這些唐詩之後,還有幾首曲詞,讓柳墨濃眼神一亮,竟然冇有一首是她曾見過的。

《釵頭鳳》: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鞦韆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柳墨濃讀完這一首詞後,秀鼻有些酸澀,有所共鳴,內心輕歎,這一首詞,把她的此刻的心境完全給寫出來了。

停頓了頃刻,柳墨濃再翻看下一頁,是一首《江城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裡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麵,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鬆岡。”

柳墨濃輕輕讀完之後,詞中強烈的生死離彆的情感,綿綿不儘的哀傷和思念,撲麵而來,能夠強烈地感染她,忍不住兩行清淚,流過了臉頰,深深被打動了。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