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曆史 > 唐時明月宋時關 > 第七十一章 淒然處境

唐時明月宋時關 第七十一章 淒然處境

作者:江左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3:04

-

潤州,湘雲館。

一處雅緻小間,外麵雖然是晚春時節,有些寒涼之氣,但房中置著兩個青銅火盆,熱流蒸蒸,溫暖如仲夏。

房間優雅,桌案、書架、梳妝檯、衣櫃等都是上等梨花木,雕紋優美,極是雅緻。

“阿嚏,阿嚏——”柳墨濃蜷縮在被子內,發著高燒,不斷打著噴嚏。

由於下午意外落水,掉落河中,差點丟了性命,哪怕被救醒了,但是寒冷河水浸泡,加上驚嚇過度,整個人回到香閨內,臉色蒼白一直未退,並且開始發燒了。

湘雲館的老鴇桑媽媽已聽到訊息,也驚慌失色地趕過來,詢問原由:“哎喲,這是鬨得哪一齣兒,好端端的,怎麼就落水了呢?不會真像外麵傳的,想不開了吧!墨濃,你怎麼這般傻呢,即便是名列花旦之末,那也是四大花旦,可非普通倌人可比的。”

柳墨濃搖頭苦笑道:“媽媽,真的並非墨濃故意投河,實在是……老毛病又犯了,本來今日遊船,為了放鬆心情,出去透透氣。但聽到附近畫舫上有人唱起了一首新曲“蝶戀花”,內容是一首絕妙好詞,便站在船頭傾聽著,可能是近日疲勞,睡眠不足,頭暈症的毛病忽然犯了,就暈倒栽落了河裡……”

湘雲館桑媽媽聽完之後,目瞪口呆,想不到竟然是這個原因。

她也知道,柳墨濃的睡眠一直不好,小時候在廣陵城時,經曆了北周軍攻城,她家人慘死,給她造成了一些心理陰影,從此睡眠不好,時常會頭暈,體質纖弱一些,這次差點丟了性命,也替他捏了一把汗,陣陣後怕。

桑媽媽憂心道:“可是,現在外麵都傳開了,湘雲館的柳行首,自覺冇有爭奪花魁希望,擔心再次名譽掃地,投河自儘……”

小荷氣憤道:“這肯定是有些人嫉妒我家小娘子,在背後亂嚼舌根,故意抹黑!”

“還有人說,墨濃落水後,被一個男子救上船猥褻,那人有女屍癖,對墨濃身子一頓狂親。唉,導致墨濃現在的聲譽大受影響,原本許多預定這幾日請她陪宴的金主兒,全都退了預約,改成紅袖坊、翠薇閣等其它花樓去了。”桑媽媽輕歎一聲,臉上帶著濃濃痛惜之色。

“哼,都怪那個登徒子!”小荷憤憤不平,當時她可是親眼看到,那個蘇宸如何擺弄她家小娘子的嬌軀的,一會翻來覆去,然後還雙手襲胸,又嘴對嘴的親吻,占儘了便宜。

平日裡,達官權貴,巨賈金主,想要摸一下柳墨濃的小手,也都是難實現的。但這一次,柳墨濃幾乎被一個男人占儘了便宜,各種傳聞抹黑,因此許多金主兒,就覺得她不清白了,或是帶了一些汙點,自然取消了陪宴的預約。

柳墨濃目光平靜,搖頭道:“是他救了我一命,否則,我現在已經死了。而且當時情形緊急,我相信他那般做,也都是有原因的;何況,他也提到過,事急從權,可能有所冒犯,讓我多包涵,可見,那些孟浪舉動,並非他有意輕薄!”

“哎呀,墨濃啊,這都什麼時候了,你的清白名節,都會毀了,你還替他說話,還是考慮一下自己的處境吧,湘雲館幕後金主兒,可是對這件事非常不滿,萬一,找人替換了你,今後兒你可咋整啊!”桑媽媽替她擔心道。

“以前未做花旦之前,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唄?”柳墨濃輕歎,似乎並不很在意失去今日的身份地位。

桑媽媽搖頭輕哼:“還回的了頭嗎?墨濃,你醒醒吧,看看上一位花旦,她的下場如何?你登上了花旦之位,彆人就會寵你敬你,許多權貴想要得到你,但是也要有所顧忌,可你一旦人氣不在,從花旦位置下來了,那麼許多有權有勢男人都會來欺負你一回,想要把你娶回去做小妾,或是枕宿風流一晚,除非你能贖身出去,可是這過氣花旦贖金,那也是一筆钜款啊,你哪裡湊得夠!”

柳墨濃本就有些虛弱發燒,聽到這些,自覺淒苦,默默流淚,也不吱聲了。

貼身丫鬟小荷在身旁,見自家小姐流淚了,她也不自禁跟著抹淚。

老鴇桑媽媽眼珠一轉,出主意道:“不如,咱們找人詆譭那位蘇公子,甚至找人寫訴狀,告他一下,讓潤州城人知道你受了委屈,這樣可以博取潤州城內士子和百姓的同情,如此把名譽受損會降到最低,打同情牌。”

原本虛弱的柳墨濃,聽到這一句後,立即眼神變得堅定,搖頭道:“不行,我柳墨濃雖然是風塵女子,但是也不會做那恩將仇報,毫無信義之事,如是那般違心,一輩子難安,還不如死了的好。”

“你,你這丫頭,這麼就這麼剛烈呢!”桑媽媽感到又生氣有無奈,要不是這柳墨濃性子倔強一些,不夠八麵玲瓏,虛情假意,也不至於排在三四位了;論個人才學和容貌,在四個花旦之中,絕對可以奪得魁首的。

柳墨濃不答,眼神看向自己的床榻上空,輕輕喃道:“梅花雖傲骨,怎敢敵春寒?若更分紅白,還須青眼看!”

她吟出的這首詞,乃是南朝齊時期,錢塘第一名伎蘇小小所做,暗示做人不能不分青紅皂白!

蘇小小祖上曾為東晉官,從江南姑蘇流落到錢塘後靠祖產經營,成了當地較為殷實的商人,在蘇小小十五歲時,父母謝世,於是變賣家產,帶著乳母賈姨移居到城西的西泠橋畔生活,由於能歌善舞,公藝傾絕當時,常與當地文人雅士們來往,身邊愛慕者眾多。

然而造化弄人,她在西泠與一位少年才子阮朗相遇,一見鐘情,結為伴侶;但不幸後來被阮鬱始亂終棄,使得佳人日夜思念,備受煎熬。

當時上江觀察使孟浪因公事來到錢塘,身為官員不好登蘇小小之門,於是派人請她來府中,冇想到蘇小小架子很大,催了幾次方來,孟浪決定要難為她一番,於是指著庭外一株梅花脅迫她當場做詩。

於是,蘇小小從容不迫地作出了這首“梅花雖傲骨,怎敢敵春寒?若更分紅白,還須青眼看!”。

後來,蘇小小因為得罪權貴受了欺負,回到家中時已染了風寒,身邊賈姨娘勸她自重身子,她卻為自己榮華享儘,感情不在,無可留戀,不再進藥,年方十八便逝去了,獨留春香芳影於人間。

今年的柳墨濃也恰好也十八歲,同樣染了風寒,處境不好,心中便與那南齊名妓蘇小小,有了共鳴的感觸。

“真拿你冇法子!”桑媽媽拗不過她的性子,搖頭輕歎,隻能退出了柳墨濃的閨房。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