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曆史 > 唐時明月宋時關 > 第四十四章 訴衷情

唐時明月宋時關 第四十四章 訴衷情

作者:江左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3:04

-

蘇宸被韓熙載發現了身形,不好再走,於是上前相見,拱手道:“見過韓大人。”

“老夫暫時無官一身輕,不是什麼大人啦。”韓熙載擺了擺手,笑著說道。

蘇宸走到跟前,說道:“先生,又在這裡作畫嗎?”

韓熙載輕聲歎道:“與老友過來垂釣,一時心生所感,寫了一首詞,蘇宸,你過來瞧瞧。”

“寫了詞?”蘇宸一怔,目光看向畫板上的宣紙,上麵的確寫著一首詞,詞牌名是“訴衷情”。

這是唐教坊曲,由晚唐溫庭筠取《離騷》中“眾不可戶說兮,孰雲察餘之中情”之意,創製此調;雙調四十四字,上下片各三平韻。

那溫庭筠精通音律,詩詞兼工,但是寫詩與李商隱齊名,時稱“溫李”。其詩辭藻華麗,穠豔精緻,內容多寫閨情。

他的詞更是刻意求精,注重文采和聲情,成就在晚唐諸人之上,為“花間派”首要詞人,被尊為“花間派”之鼻祖,對詞的發展影響很大。在詞史上,與韋莊齊名,並稱“溫韋”。

蘇宸也算中文係高材生,對這個冷門詞牌也有瞭解,平靜掃了一遍後,微笑道:“先生高才,詞藻樸實,但情感真實,若晚輩所猜不錯的話,這首詞正是先生的生平寫照了。”

“哈哈哈,蘇宸小友,真是慧眼啊!”韓熙載笑了笑,轉身對著身旁的男子說道:“徐賢弟,給你引薦一下,這位是蘇宸公子。昨晚你在我府上,不是讚過那首皮日休的詩,字體雋永,筆鋒獨特嗎,就是他所寫。”

“噢?就是這位少年才俊啊!”姓徐的男子,目光地打量著蘇宸,看他穿戴簡單,臉上都是漢字,冇有穿著士子貢士的襴衫,有些好奇。

蘇宸拱手行禮道:“不敢當,晚輩見過這位先生。”

韓熙載繼續介紹道:“我這位徐賢弟啊,姓徐名鍇,字楚金;在朝廷時,與我交情莫逆,曾同為秘書省校書郎,目前是集賢殿的大學士,過來到潤州公差,順道看望我這老友來啦。”

“原來是徐大學士。”蘇宸心中微動,這是南唐二徐之一啊,徐鍇與徐鉉可是南唐朝廷的兩位肱股人才。

不過,徐鍇從政能力一般,但學富五車,精通文字訓詁學,相當於南唐的一部活字典。據傳,李煜得了一本古《周載齊職儀》,整個江東無人通曉此書,他請教徐鍇,這徐鍇卻能逐一註釋解答,無所偏漏遺忘。

徐鍇對蘇宸那自成一家的“瘦金體”毛筆楷書,印象深刻,頗有唐朝褚遂良、薛曜的筆法傳承之遺風,隻是更加特殊,筆跡瘦勁,至瘦而不失其肉,天骨遒美,給人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之感。

“蘇宸公子年紀有多大,可曾參加去年的科舉秋闈?”徐鍇心生愛才之心,饒有興趣問道。

蘇宸尷尬,搖頭道:“冇有參加,其實我……隻是個州府書院的生徒身份,冇有畢業,就輟學了。”

“肄業生徒?”徐鍇有些驚詫,州府有書院,在書院學習就是生徒的身份,如果冇有畢業,中途退學,就是肄業了。

由於南唐的科舉效仿唐代舊製,雖然也有一些改製,但總體差不多,主要設進士科,還不像宋明時期三級科舉製,有秀才、舉人這些身份。而唐代的秀才,與宋代的秀才,明清的秀才都是不同意思。

南唐的進士科,沿襲唐代餘習,詩賦為科考的主要內容。

不過,南唐三位帝王對科舉取士的態度有所不同,因此考試內容也有一些變化。比如烈祖李昪在位時,重視儒吏,以經義法律取士為官,力圖革除武人為官之弊。登基不久便下詔曰:“前朝失禦,四方崛起者眾。武人用事,德化壅而不宜,朕甚悼焉。三事大夫其為朕舉用儒吏,罷去苛政,與民更始。”

李昇在經義基礎上,更重視以法律取士,成為烈祖時期科舉考試的新趨勢。但此種趨勢並未得到發展,因為李璟、李煜都是鐘愛文學之人,更喜歡以詩賦取士,所以李昇歸西之後,便取消了這種律法考試內容。

而這徐鍇正是南唐讀書人中的學識淵博之輩,脾氣也特殊,在李昇時期對科舉製度頗多不屑,據後世五代史中《徐鍇傳》所載:“升元中,議者以文人浮薄,多用經義法律取士,鍇恥之,杜門不求仕進。”

這句簡單解釋就是:徐鍇對當時烈祖以法律取士的行為,自覺對文人恥辱,不屑一顧,關上門在家研究學問,不求仕途。

事實也是如此,在李昇一朝,徐鍇都冇有出來入仕做官,直到李璟登基之後,徐鍇纔出來參加鄉貢,以學問破格進入朝廷,成為秘書省的校書郎,在那個時候,跟韓熙載成為了同事兼摯友。

“對,算是肄業的生徒!”蘇宸大方承認。

徐鍇蹙眉,目光轉向了韓熙載,有些許詫異和詢問目光。

韓熙載有些尷尬,因為他當日和蘇宸見麵,閒聊片刻,主要圍繞畫卷和字體上,並冇有細問他的士子身份。而且韓熙載這個人,不拘小節,往往看人隻看才華,性格是否合脾胃,不在乎具體身份。

“哈哈,冇有參加科舉也無妨,看你年紀不大,也就剛及弱冠吧!即便肄業了,也可以回書院,交上一定錢貫費用,領取考引,可重新報名參加科舉。”

蘇宸心中失笑,他雖然讀了中文係進修,背誦了一些唐詩宋詞;但是,若要參加科舉,寫駢文的唐賦,注重不同的韻腳和轉合,寫出錦繡文章,那就不可能了。畢竟他可不是從小讀經書長大的純古人,教育環境不一樣啊。

“科舉方麵,晚輩並無誌向。”蘇宸如實說道。

韓熙載聞言愕然,徐鍇更是緊鎖了眉頭,似乎對他的言論,感到詫異不解。

這蘇宸是冇有才學,玩物喪誌,無能力參加科舉?

還是此人自持才華,對當今朝廷和局勢不看好,才故意逃避入仕的?

徐鍇並不瞭解蘇宸是哪一種;但韓熙載曾跟蘇宸有過一麵之緣,相談甚是投機,不認為他是冇有才華之人。

韓熙載打個圓場笑道:“功名利祿都是身外事,不談這些了,老夫如今也是白丁身份,哈哈,反而覺得更加清閒自由,滋潤愜意!蘇宸啊,不知你對《訴衷情》的詞牌是否瞭解,寫過這方麵的詞曲冇?”

蘇宸謙虛道:“不是很熟悉!

徐鍇看了韓熙載一眼,在旁忽地冷笑道:“這個詞牌,你不會一首也冇做過吧?”

蘇宸感受到這位徐大人的輕視,心中思忖,他也不想剛見麵,就在這丟了顏麵,讓韓熙載跟著落麵子,至少自己目前還有在南唐潤州生活,於是笑著道:“以前冇寫過,但是看到先生作的這首詞後,也有幾分感觸,現下寫一首詞如何?”

韓熙載目光一亮,遞出竹杆毛筆道:“蘇小友請!”

“那在下獻拙了。”蘇宸點頭接過筆來,沉吟一下,然後提筆寫下了陸遊那首膾炙人口的《訴衷情》。

“當年萬裡覓封侯,匹馬戍梁州。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洲。”

韓熙載和徐鍇看完之後,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嚴重的驚訝之色;這首詞可彆剛纔那首意境強多了,此等才情,絕非尋常士子啊。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