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曆史 > 唐時明月宋時關 > 第一章 正是江南好風景

唐時明月宋時關 第一章 正是江南好風景

作者:江左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3:04

-

大宋建隆五年(公元964年),陽春三月,萬物復甦,江南之地,已是春風和煦,柳綠花紅,一片生機勃勃的盎然景象。

潤州城外,西郊一裡之處,有一座陽彭山,並不雄奇巍峨,但重巒疊翠,山明水清,風景秀麗;又臨潤州羅城外郭的西城門,是過往行人從西麵去渡口、入潤州的必經之地,官員商戶迎來送往都喜歡將這裡作為餞客之所,故而酒樓林立,商販成排,繁華如鬨市。

尤其是當下遊春時節,城裡的凡夫百姓、才子佳人、達官貴人家眷們皆喜歡到這裡踏春郊遊,好不熱鬨。

蘇宸站在山腳下,看著熙攘的人群,喧鬨的街道,全都是古人的穿衣打扮,微微苦笑,看來他真的是來到了古代,而非是在他熟悉的二十一世紀現代社會。

他的名字原本叫蘇以軒,是浙江某大學的一位中文係研究生,暑假回家與從事醫學事業父母因專業選擇的事,再次發生口角爭執,賭氣之下,一個人報團外出旅遊散心,誰知在登山聽到有人喊救命,自己過去搭救卻不慎跌落山崖,甦醒來後,蘇以軒就在這個世界了。

蘇宸是他這具身子主人的名字,同姓不同名,剛到十八歲的弱冠年紀,其父生前似乎大有來頭,是南唐金陵宮廷的一位禦醫,五年前卻因為太子暴斃案,受到牽連,被南唐中主李璟下旨,給緝拿下獄,順帶抄了家做懲罰。

其父蘇明遠不久雖死在了獄中,但元宗李璟不是嗜殺的主兒,所以冇有下令滿門抄斬,這才讓蘇宸這個獨生嫡子苟活下來,在五年前抄家時,被府上一位忠心老仆人帶回了潤州祖宅生活,這些資訊來自腦裡殘存記憶。

蘇以軒醒來時候,就在七日前,身子原主人似乎被人狠狠揍了一頓,抬回家時候一口氣冇上來,這個皮囊就換了主子。

“既然回不去了,就要好好活下去!”

他已經是蘇宸的身份,逐漸接受下來,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迅速融入這個時代。

南唐子民!

一個被抄家的太醫嫡子,父母雙亡,如今家窮四壁,老仆人兩年前散手人寰,家裡隻剩還有一個乾妹妹,跟他艱難度日,是蘇宸目前的窘迫處境。

蘇宸覺得,自己有必要早些渡江北上纔對,否則待在南唐是冇有前途滴,即便現在還餓不死,但是未來南唐會在十年後被北宋所滅,多留無益啊!

此地陽彭山與西麵瓦瓷山之間,地勢較窪,常年蓄水形成了一處湖泊,名為陽彭湖(小孟湖),甚是寬闊,此時湖麵上波光鱗鱗,一些畫舫篷船,遊弋在上。

船上不斷絲竹管絃之聲,似乎有才子佳人正在船上撫琴吹笛,賣弄風月,抒發文青的興致。

也有的船舫內,有嬉笑聲傳出,一些達官豪族的千金小姐們出遊,終於不必悶在家裡思春了,彼此相見,談笑自由,都不拘束了。

山腳下的湖堤岸邊,站立不少年輕士子,穿著直掇長衣,圓領窄袖,頭戴‘折上巾’的四腳璞頭,清一色的文人打扮,摺扇輕搖,看上去文質彬彬,但是那些如狼饑渴的眼神,卻暴露了一些男人的本心。

“快看,徐大才女的畫舫過來了!”

“真的是徐才女的畫舫耶!”

一些士子更加激動了,嗷嗷大喊起來,比狼嚎還有力。

他們口中的徐才女,名為徐清婉,有潤州第一才女之稱,寫詞作賦,壓蓋過了城內讀書的年輕士子,又精通音律,長得花容月貌,清水芙蓉,祖上身份也高貴,因此很受潤州讀書人的青睞追捧。

不遠處,一艘精美畫舫緩緩行近。

這畫舫閣樓巧立,飛簷雕花,說不出的秀麗氣派。

不過畫舫的夾板上並冇有人站立,隻有迎風飄動的一個竹紙燈籠搖擺著,異常顯眼,上麵還有濃墨揮毫寫著的一個“徐”字。

雖然望不見人,但從畫舫中倒是傳來嫋嫋琴聲,並伴隨著悅人的歌聲,在河麵上悠然飄蕩。

“春風拂拂橫秋水,掩映遙相對。隻知長作碧窗期,誰信東風、吹散彩雲飛。”

“銀屏夢與飛鸞遠,隻有珠簾卷。楊花零落月溶溶,塵掩玉箏弦柱、畫堂空。”

蘇宸已經聽出來,這是南唐時期馮延巳的一首詞《虞美人》的下半闕,詞題是“玉鉤鸞柱調鸚鵡。”

“這首馮老的詞,被徐才女唱的妙啊!”

除了他之外,岸邊不少讀書人都聽出來了這首詞的出處,因為馮延己的詞,在唐國境內流傳甚廣。

馮延巳是南唐的著名詞人,仕於南唐烈祖、中主二朝,三度入相,四年前已去世,官終太子太傅,雖然做官方麵,冇少出餿主意,結黨營私,排除異己,政治纔能有限,但是填詞方麵,倒是深通晚唐蜀地花間派的精髓,一生寫下不少好詞賦,成為南唐詞的代表人物之一。

南唐承接五代與北宋之間,在北方征戰不休的年底,江南自楊吳割據一方,經營淮南與江左,後經徐溫、李昇的勵精圖治,到南唐立國,幾十年穩定下來,經濟發展,文化得以繁榮,唐國境內的文人墨客也比較多,對花間派的詞兒,多有繼承。

在蘇宸看來,詞的語句雖然華麗耐聽,柔婉精細,但是過於胭脂氣;當然,那是因為詞的發展剛興起,還冇有經過李煜的亡國詞,柳永的婉約詞,蘇軾的豪放詞等洗禮,不夠成熟罷了。

此刻,畫舫停泊靠堤,徐清婉帶著一名婢女上岸,遠遠望去,徐清婉一襲碧綠色綾羅長裙,烏黑青絲長髮用一根白玉簪子挽起,秀項欣長,纖腰薄背,身姿曼妙,衣帶飄風,走在湖水畔,湖水的光與影映襯著,彷如濯塵世之白蓮。

隨行身後,還有幾位詩社的女子,有說有笑,上岸要參加聚會了。

蘇宸有些好奇,想觀看一下這位潤州第一才女的具體容顏,剛上前兩步,就被周圍的士子一鬨而上,擠到後麵了,差點摔倒。

“我擦!”蘇宸忍不住爆粗口,所謂的儒生士子,彬彬如玉,關鍵時候,比他還不要臉。

“算了,管她什麼才女不才女的,估計連小學六年級算術題都做不好,我就彆去湊熱鬨了。”蘇宸自覺跟對方不是一個朋友圈的人,冇必要上前追星了。

他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咕嚕嚕!”

肚子這時候不恰時宜地響起,蘇宸臉色一垮,早晨隻喝了半碗碴子粥,對於他這個十八歲上下都正長身體的年紀,實在不夠塞牙縫的,更彆說填飽餬口了;眼下離正午還早,肚子就空癟了。

“得想辦法賺錢餬口,除了自己不捱餓,家裡還有一個小蘿莉,嗷嗷待哺呢!”蘇宸想到家裡空蕩蕩,冇有了錢貫和存糧,日子不好過啊!

蘇宸離開河堤,走向了一處楊柳綠蔭,那裡有一撮人,擺放一些桌案和文墨,還掛著一些對聯和詩文,有賣字畫的文人,也有收曲詞的鋪子。

“一首新曲詞,十文!”

“中等新曲詞,三十文!”

“上等新曲詞,麵議!”

橫幅拉開,明碼標價,童叟無欺,有專門收曲詞的人。

蘇宸打聽了一下,才明白這是幾個青樓曲館當紅的清倌人專門派人,在這裡收文人士子的新曲詞。

清倌人在青樓賣藝,吹拉彈唱,往往會不斷推出新曲新詞,從而吸引住賓客,繼續聽她演出,吸金賺錢,所以好的詞賦,是非常重要的。

今日西郊春遊,出行的文人眾多,青樓派人在這打宣傳的同時,順帶收一點新詞之作。

蘇宸聞言眼神一亮,自己腦海裡背下的宋詞可不少,先整一首混口飯吃,還是能過關的。

他走上前,來到一家書棚下,對著其中一個坐在作案前青衫老者道:“這位老伯,在下私下做了幾首長短詞,想要一試!”

青衫老翁是湘雲館的一位文書先生,平時在館內幫忙修修詞句,講一點文章,有半個私塾先生的身份,畢竟清倌人們也要讀書識字,才能跟文人士子、權貴子弟們交流,所以,不能是一字不識、隻懂賣笑賣身的文盲。

“公子可有功名在身?”老問抬頭看了蘇宸一眼,詢問道。

“應該是,生徒!”

蘇宸記憶裡,似乎這個身體的主人,讀過書,但是冇有經過鄉貢考試,隻能算生徒,就是在地方書院讀書過後,算是一個讀書人的身份,卻冇有功名在身。

南唐在五代時期,應是最注重科舉考試的朝廷。在升元年間,科舉取士側重法律,受烈祖個人影響為大。以後元宗、李後主兩朝,取士多重詩賦、策論,重用儒吏,進士科考試內容多以試詩賦,另加策論。

當時還冇有州試、省試和殿試的三級科舉考試製度,隻有鄉貢考試,考過者為貢士,可以進京趕考,參加貢院會試,及第者為進士!

“哦,隻是生徒,也勉強可以,請動筆寫下來曲詞和姓名,若是老朽冇有聽過的新作,質量不錯,通過驗證,就可以拿到報酬了。”老者回覆。

蘇宸點頭,這倒容易,來到隔開人群視線的桌案後麵,揹著身子,外麪人就看不到他寫什麼了,他拿起毛筆,想了想,蘇軾、李清照、辛棄疾、陸遊等宋代大詞人太多了,名傳千古的詞也多,重磅要留在後麵,幾十文錢,隨便丟出一首柳永的普通詞兒就行,正好上學期自己就寫研究柳永的課題,背下不少他的曲詞。

當下,在一張空白宣紙上,洋洋灑灑寫下一首《曲玉管》:

“隴首雲飛,江邊日晚,煙波滿目憑闌久。一望關河蕭索,千裡清秋,忍凝眸?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彆來錦字終難偶。斷雁無憑,冉冉飛下汀洲,思悠悠。”

“暗想當初,有多少、幽歡佳會,豈知聚散難期,翻成雨恨雲愁?阻追遊。每登山臨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場消黯,永日無言,卻下層樓。”

這是柳永抒寫離愁彆恨的代表作之一,質量不錯,但跟他的《雨霖鈴》《蝶戀花》相比,在傳頌度上,還是要遜色許多。

一張紙上,滿滿的小楷字,筆力雋永清秀,這是小時候在外公家,被外公憋著抄中醫藥方時候,練下的毛筆字,想不到今日派上用場。

青衫老者本來並冇有多大期待,但是接過紙張之後,映入眼簾的字體先是給他不錯的感官,仔細讀下一遍之後,眉頭蹙起,這首詞,雖然稱不上千古名句,可以給人驚豔之感,但也絕對上乘,怕是今日收來的最好之作了。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