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曆史 > 唐時明月宋時關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前世今生的緣分

唐時明月宋時關 第一百一十九章 前世今生的緣分

作者:江左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3:04

-

湘雲館。

柳墨濃所居的閣樓上,硃紅門窗,窗旁鵝黃色紗簾被輕風吹拂,來回飄蕩。

室內佈局典雅,玉器琳琅,古琴長弦,書法字幅,山水墨畫,都襯托出主人的高雅與聖潔。

蘇宸和柳墨濃坐在閣樓棗紅木圓桌前,上麵置放著一桌豐盛的菜肴,六個精緻小菜,還有一壺佳釀。

柳墨濃伸出蔥白如膩的玉手,親自為他倒了上等佳釀濁酒,吩咐小荷出去等了,不用在旁伺候。

蘇宸隻覺怪怪的,目光四處瞧瞧她的房間,儘管來過兩次,但冇有看得仔細,像這樣大白天關門與佳人飲酒,總覺得似有一種曖昧的氣氛。

“墨濃的房間,你不是來過兩次嗎,還在這裡待過一夜,怎麼還東張西望。”柳墨濃淡淡一笑,明眸皓齒,儀姿優雅,堪可入畫。

蘇宸尷尬笑道:“前兩次都是過來給你看病,救人心切,身邊也有人旁觀,我也不好四處看你閨房陳設吧。這次終於冇有了旁人,你也身體痊癒,我纔有機會多看兩眼。”

柳墨濃點了點螓首,略有一些羞赧道:“你若喜歡看,以後可以時常過來,也不收你酒水錢……”

蘇宸忍俊不禁道:“那我不成白吃白喝之輩了。”

柳墨濃素手輕抿了一下檀口,含笑道:“公子用一支筆就足夠了。”

她說的是一支筆,還好……不是一杆槍!

蘇宸不禁想到了北宋大才子柳永,本來文采橫溢,卻在京城汴梁趕考之時,四處遊玩,留戀青樓,留下許多迤邐詞作,當時春闈在即,柳永自信滿滿,以為必能高中。可是,宋真宗突然下了一道詔書,說“屬辭浮糜”的人不能被錄用,寫了那麼多紙醉金迷、風花雪月之詞的柳永,初試就被刷下來了。

柳永落榜不忿,一氣之下寫了一首《鶴沖天》,發泄對此次科舉取士的不滿: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未遂風雲便,爭不恣遊狂蕩。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且恁偎紅倚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這首詞“罵”得太絕了,甚至傳到了皇宮裡,宋真宗和太子趙禎都聽說了,並且都在心裡為柳永這個名字打了一個大大的差號;不出意外的,真宗在位期間,柳永數次被刷下,冇有中過。

等趙禎登基後,柳永本以為黴運總算過去了,但宋仁宗在用人上麵,注重儒學,比較務實,非常討厭浮誇豔美之詞。當他看到柳永也在考試名冊中時,對禮部官吏提出這柳永“既然想要‘淺斟低唱’,何必在意虛名?”刻意把已經中榜的柳永劃去。

從此,柳永便獲得了“奉旨填詞”之名,科舉屢次不中,後半生蹉跎歲月,浪跡在青樓間,大多時候,都是白吃白喝白睡,皆用手裡一支筆,寫詩詞來換取生活之資。

蘇宸心想自己現在便有一些征兆了,為了自己日後的好名聲,還是儘量少用柳永的迤邐、婉約詞了。

柳墨濃這時舉起杯道:“蘇公子,墨濃敬你一杯酒,除了感謝你救過我兩次命之外,還有這次為墨濃出謀劃策,想出舞台戲劇的好點子,又寫出《西廂記》這等戲曲話本,衷心感激!”

蘇宸也拿起白瓷酒杯,客氣道:“柳姑娘,不必客氣,你我數次相見,皆是性命攸關之刻,也許這就是上天註定我們相識,派來我特意來救你的,不必如此客套。或許,上輩子,你也救過我多次呢。”

柳墨濃性格多愁善感,脾氣外柔內剛,很有自己行事準則,聽完蘇宸講的有趣,詢問道:“世間真的有前世今生,三生三世的緣分嗎?”

還三生三世十裡看桃花呢?

蘇宸一怔,以前是不相信這些虛無縹緲的宗教言論的,但是……他眼下從現代到古代的身份轉變,有些事情,也不能完全不信了。

“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蘇宸忽而提議道。

“講故事?好啊,你講的故事,肯定很動聽。”柳墨濃見過他詞作,又出演他寫的西廂記,對他的才華已經推崇到極高的位置,此時聽到對方要講故事,自然也是欣喜萬分。

“這個故事,就是關於前世報恩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條小白蛇被了一個放牛娃所救,後來,小白蛇修煉千年,得道化為人形,取名白素貞,騰雲飛到九霄,遇到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得到點化,說她塵緣未了,需要去人間報恩,去找一千年前的牧童。但已經過去幾十世輪迴,牧童早就輪迴不知多少此,經過菩薩指點,白素貞終於找到了牧童轉世之身……”

蘇宸把他後世看到《新白娘子傳奇》的故事講給了柳墨濃,裡麵有白素貞,小青,保和堂,斷橋相會,水漫金山的故事講解出來,聽得柳墨濃眼眶濕潤,既羨慕許仙和白素貞的愛情相聚,又感歎夫妻二人曲折傷感的遭遇。

柳墨濃一番感慨道:“這個故事當真淒美感人,曲折離奇,要是以後能夠搬上舞台就好了。”

蘇宸點頭道:“會的!等你們西廂記演出成功,獲得不錯反響之後,還有一部《牡丹亭》再接再厲,然後我們就可以演繹奇幻愛情類話本,避免才子佳人情情愛愛的戲份,觀眾會審美疲勞。”

“謝謝你,蘇公子,能夠為我這樣煙花之所的女子,這般考慮周詳,妾身……心存感激,當真不知該如何報答纔好。”說著說著,柳墨濃又莫名地生出幾分傷感來。

雖然她潔身自好,才學過人,平時裡舞文弄墨,結交不少才子儒生。有點傲權貴,淡商賈,孤芳自賞。但是,內心深處多少還是有些覺得自己身份不夠光彩,煙花之地的清倌人,比尋常家的百姓之女,仍屬於賤籍,時常因此自顧自憐。

蘇宸搖頭道:“柳姑娘切勿輕賤自己,以你天香國色的姿容,潔身自好的口碑,冇有人會對你多加詆譭,反而更添敬重。在我眼裡,姑娘便如一朵清新雋永的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怎麼會輕視呢!”

柳墨濃聽到對方這般誠摯、高雅的評價,心中感動,倏然抓住他桌上的手腕,激動道:“你真是真有看墨濃的嗎?”

蘇宸冇有掙脫手腕,而是真摯一笑道:“那是自然,不然呢,我也不會特意來這探望你,給你出謀劃策,還留下和你獨處小酌吧,這就說明,我把你當成真正朋友,信得過你人品和聲譽!”

原本柳墨濃是歡場女子,讚美之詞早已聽得免疫,司空見慣了,卻不知為何,麵前的蘇宸說出口,她還是被打動了,芳心如小鹿般怦怦亂跳起來。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