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曆史 > 唐時明月宋時關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讚不絕口(求首訂!)

-

李煜身穿蟒袍玉帶,麵容白皙,豐姿雋永,加上一雙重瞳,使得原本的魅力,變得更加與眾不同。

他此時手拿徐鍇帶回來的蘇以軒詩詞觀看,幾乎首首堪稱佳作,就好比讀著小李杜的唐詩一般,絕對可以廣泛流傳到各地,讓所有讀書人稱讚,甚至膜拜起來。

“訴衷情:當年萬裡覓封侯,匹馬戍梁州……”

“破陣子: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

“蝶戀花: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李煜讀完這五六首詞之後,再回想自己寫過的這幾個詞牌,對比之下有一種黯然失色的感覺。

曾幾何時,他通讀溫庭筠、韋莊、先帝李璟、馮延巳的詞,對自己所寫的詞是頗為自信了,有一故傲視群詞之感!

這種自信,也讓他愈發自滿,破有一種自己就是詞中之帝的感覺。

此刻,他看到這幾首之後,對比自己曾經寫過訴衷情、破陣子,蝶戀花,明顯有所遜色了,讓他的自傲之心,頗有幾分挫折感。

“這真是一個人所做的詞?”李煜有些驚詫。

徐鍇點頭道:“正是,作詞的人,名為蘇宸,字以軒,他對外用“蘇以軒”的才名四處展露才華,平時又以蘇宸的本名,正常生活。不慕虛名,大隱於市,實在是一等一的年輕俊傑!”

“咦?還有這等怪人?如此不愛出名,難道他不打算科舉入仕嗎?”李煜覺得更是不可理解了。

徐鍇歎道:“此人除了寫詞若妖之外,對楹聯也是奇才,探花葉琛當日在徐府詩會上連出六對,都被蘇公子給對上了,那葉探花不服氣,便將官家在去年新科進士瓊林園禦宴上提出的上聯‘畫上荷花和尚畫’為難蘇公子,卻不料也被蘇宸對出來了。”

李煜更吃驚了:“那個也對上了,他對的是何下聯?”

徐鍇緩緩回道:“翰林書貼翰林書!”

李煜默默唸了兩遍後,微微點頭稱讚,心中對這個未曾謀麵的蘇以軒公子,也充滿了幾分好奇,恨不得現在就派人把他抓回來,弄進翰林院,做個翰林侍讀。就好像唐玄宗任命李太白為翰林學士一樣,需要作詞寫文章,就傳喚到禦前,寫詩作詞,討論文學,多好的陪練啊!

幸虧李煜心性仁慈一些,不會因為寫的幾首詞超過他的詞,就嫉妒對方,進行打壓和破壞。反麵例子就如隋代楊廣那樣,當時王胄有詩名,作了一個佳句“庭草無人隨意綠”,楊廣便很妒忌;有一日聽到王胄被殺的訊息,拍大腿稱快,並反覆吟誦著“隨意綠”,幸災樂禍。

而隋代大臣薛道衡有一首詩叫《昔昔鹽》,其中有詩句“空梁落燕泥”也深得楊廣嫉妒,他常惱恨自己冇有想出來,被薛道衡用了,後來找了個藉口把薛道衡殺了,對著薛道衡的屍體道:“複能作‘空梁落燕泥’呼?”

倘若君王愛好詩詞,又冇有容人之量,那麼才子太有才,反而會因此受到迫害,丟了性命。

李煜感慨道:“這等青年才俊,若不招入宮內,孤……覺得可惜啊!”

“官家,這要看蘇公子是否有意入仕,而且須正麵引導才行。通過科舉高中,有了進士出身,日後進入朝堂,才能名正言順,不受彆人非議。”徐鍇勸說國主,不想對蘇宸拔苗助長,直接冇有出身,以白丁身份進入翰林院,恐怕日後就會老死在翰林了。

徐鍇和韓熙載惜才,絕不想看到蘇宸被那樣草率使用,若冇有士林身份,會對日後的仕途之路造成很大影響,等若斷了根基。

但李煜卻不這樣想,朝中文武大臣不少,多一個少一個,並無所謂。但是能夠時常入宮陪在自己身邊,可以吟詩作對、寫詞填賦之高才,卻是不多,尤其是能首首經典者。

“孤還是想,特招他入翰林,堪比終南捷徑。”李煜心有不甘。

徐鍇看出國主根本不是想重用蘇宸,隻是對他寫詞作對的文學才華感興趣,心中多少有些失落,暗歎一口氣,拱手轉移話題道:“臣已聽聞,西北戰局有變,宋軍攻克荊楚,吞了長沙府,當年楚國幾個割據勢力已經冇有了招架之力。等宋軍在楚地穩固之後,很快會對蜀國,唐國用兵,唇亡齒寒,當早日派出使者去聯絡蜀國,結盟抗衡宋軍南侵,方為首要之重啊!”

李煜聞言,卻多少有點掃興,他很不喜有人在他文學興趣濃厚的時候,忽然說國政軍事,就好像做房事到一半,忽然停掉,或是放個臭屁一樣,實在敗了興致。

“徐卿家不必擔憂,荊楚之地,早就名存實亡,舊楚君已經投奔汴梁,認了宋主,稱了宋臣子,所以宋軍入荊楚,也算名正言順地接管,若我唐國與蜀國在此時結交盟約,對抗宋軍,等若對大宋不敬,徒增事端,不可取也!”

徐鍇焦急道:“可萬一宋軍,接下來進攻蜀國當如何?”

李煜不耐煩道:“那就等宋軍真正攻打蜀國,蜀國派出使者過來的時候,再作商議便可,此時興兵動武,主動去挑釁宋國,實屬不智。”

徐鍇苦口婆心道:“傾巢之下,焉有完卵!宋國早就對南方諸侯虎視眈眈多年,我等不早做準備,日後打到境內便遲了。”

李煜時常聽主戰派與主和派大臣們的觀點,耳內都快聽出繭子來了,對任何一方的觀點,他都不完全接納,也不完全的反駁到底,反正誰提出觀點,就聽取幾分,然後都擱淺壓下去,維持一種平衡。

“徐卿舟車勞頓,多有辛苦,即將夜臨,早點出宮,回府歇息去吧。”

徐鍇聽到了官家的逐客令,心中輕輕一歎,看來還是韓侍郎看得準,不到關鍵時候,這個國主,是根本不著急的,所以,纔不忙著回京複職。

“臣……告退!”徐鍇拱了拱手,挺胸抬背,鐵骨錚錚般走出了禦書房。

李煜瞥了一眼,並不在意,手中仍繼續拿著蘇以軒的詩詞,愛不釋手,尤其是裡麵還夾雜了蘇宸的一首親筆所寫的手稿,瘦金體字樣,也是讓李煜眼前一亮。

“桃花塢裡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李煜走在禦書房內,踱著步子,手裡拿著書卷,微搖著頭,很有節奏感地讀出了這首自由灑脫、飄逸無塵的桃花詩。

此刻,一個翠衣少女出現在了禦書房外,看到皇姐夫吟誦一首新鮮的詩文,是那樣的玉樹臨風,才情無限,眼神中都似乎冒出了小星星。

李煜吟誦完之後,心胸暢快淋漓,雖然他是君王,但是他對皇位起初並冇有那麼熱衷,更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學精神生活,所以,這一首桃花詩,倒是給了他一種思想上的凝練和抒發。

忽而轉身,看到了明眸皓齒的翠衣少女站在了禦書房門口發怔,微微一笑道:“嘉敏,進來吧,孤的禦書房,準許你自由出入。”

周嘉敏聞言一喜,微笑拍著掌,盈盈走了進去,一臉崇拜道:“好詩好詩,皇姐夫所做的這首詩文,真是太動聽了,我從冇有聽過這樣讚美桃花的詩,當今普天之下,怕是冇有人能夠寫得過皇姐夫這首,實在讓嘉敏欽佩、喜歡!”

李煜聽著她的誇讚,臉色一點點僵住,心中忽然有了一種吃了隻蒼蠅的感覺。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