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科幻 > 太初符神 > 第2133章 身影再現,遭受驅逐(六千)

太初符神 第2133章 身影再現,遭受驅逐(六千)

作者:白炎炎曦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27 11:45:21

-

第2133章身影再現,遭受驅逐(六千)

大家進入到這裡,都是付出了買路財。

而且付出的代價都還不小。

當付出了那般代價,卻隻是能夠進入這個通道裡麵,眼下又出現了一道近乎一模一樣的禁製。

這他喵的不是逗他們玩兒的嗎?

白炎乃至於炎曦月嬋都能夠清晰的感應得到,對麵這群傢夥身上傳出的濃烈殺意。

大千世界之中,神主級就已經是算得上大佬,而主宰就是真正的究極大佬。

那等威嚴不可侵犯。

在他們看來,白炎對他們的如此欺騙,已然是罪無可恕,其恥大辱!

“此處還有著這麼一道差不多的禁製,白炎道友是否想要梅開二度?

讓我等再交一次過路費呢?”

說話之人就是那個渾身有著碧藍色濤浪異象的主宰?

他最開始對白炎的態度還算是頗為的客氣,並冇有任何的敵意。

也一直都認為白炎幫其進入唯一真界,那麼他給白炎付出一些過路費,那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但此時說這話的時候已經是帶著些許的嘲諷。

這話一出,骨真人和那影族的主宰也同樣是冷笑道:

“嗬嗬,以前怎樣我們不知道,但是自從我等與這傢夥有所接觸以來,這傢夥一直都是那種貪得無厭。

想要我等二次繳過路費,或許也是他能夠做得出來的呢。

道友對於這一點倒是不需要有任何的懷疑。”

骨真人說這話,語氣也同樣是陰惻惻地。

這話自然是在很明顯的指引。

之前其他與巨神族與人族都冇有太大關係的主宰,樂得看見白炎和星庭他們狗咬狗。

但現在自己已經是深陷其中,那等情緒自然而然的也是會被骨真人他們的言語所調動。

聽到這話,白炎嘴角也同樣是露出了一抹苦笑。

“關於這件事情,在下還真的不知道。

或許諸位可以聽我先狡辯,哦不,聽我解釋一番。

而這一道禁製我白某人到底能不能通過,也都未可知。

或許諸位可以稍微給我一些時間,我應當是能夠給予諸位一個滿意的答覆。”

說這話的時候,白炎神色間道也是頗為的認真。

他還冇有盲目自信到以為仗著兩位主宰級的娘子就可以為所欲為。

畢竟在那麼多人麵前,即便是星主這種級彆的大佬,有時候都不得不低頭。

他不過是一個神主二轉的小人物罷了,又憑什麼這般戲弄於他們?

白炎狂傲歸狂傲,但一直都是有著自知之明。

一直都拿捏著一個極為精準的度。

所以白某人從踏上武道之路到現在,雖然遇到了很多的敵人,也遇到過很多的險境。

但是大多數情況下都能夠化險為夷。

這可並不單單隻是因為他有著兩位娘子,以及丹田世界中的那些存在那麼簡單。

這與他自己的自知之明,與他自己的處事之道也有著很大的關係。

不過,這個時候聽到白炎這話,那些主宰境的究極大佬可就不見得會相信。

其餘之人還冇有說什麼,骨真人依舊是率先冷笑道:

“嗬嗬,你到了現在依舊還要當我等是傻子嗎?

讓你嘗試一下,那或許可就真的會將我們留在這個通道之中,不上不下了!”

古真人說了這麼一句之後便冇有再開口。

這時那個渾身包裹著星光,看不清容貌的主宰,語氣倒依舊是保持著平靜。

對著白炎道:“白炎道友,本座願意相信你所說的那些話。

但是現在或許你可以給予大家一點信服的證明。”

這位主宰的話音彷彿是有著某種魔力,這話一出,讓得在場的其他主宰情緒略微平複了幾分。

隻不過那等氣勢依舊是將白炎給鎖定著。

這話一出,白炎對其敬重的點了點頭。

也冇有任何猶豫,手中印訣一動,身上的氣息霎時間與頭頂那道禁製聯絡起來。

讓他鬆一口氣的是,他果真還是能夠操縱得了眼前的這一道結界。

並且到了這裡,他也再一次感應到了小金的氣息,也能夠聯絡上小金。

“夫君……這就是你之前留下的後手嗎?

這個時候咱們家或許可以略微縮著點了,冇有必要在這個時候跟他們搞得如此僵硬。

否則弊大於利。”

在眾多主宰都這樣看著白炎的時候,炎曦也皺著眉頭,對白炎如是說道。

先前白炎願意讓星主率先進入唯一真界的通道,她們就感覺白炎必然是有著後手。

卻也冇有想到白炎居然敢如此膽大妄為。

然而聽到炎曦這話,白炎卻又苦笑著道:

“娘子,連你也是被誤會為夫了,這一切還真的不是為夫的安排。

嗯……算了,為夫之後再跟你們解釋吧。

現在我先嚐試著解決眼下的問題。”

其實白炎最大的倚仗,的確就是已經掌控了那一群可以屠戮主宰的噬神蜂的小金。

但在外邊的時候,他是真的冇有辦法感應到小金的任何氣息。

也冇有辦法察覺到他的情況。

所以即便他對小金充滿了信心,但依舊是有著些許忐忑的。

連他都萬萬冇有想到,小金真的會在唯一真界的通道口等著他。

迴應了炎曦一句之後,白炎的目光又看向了滿身包裹著星光的主宰。

“在下已經是悄悄嘗試過了。

我的確是能夠打開這一個通道,現在還請諸位稍微讓開一些。

我白某人即便再如何愚蠢,也不可能會在這等時候戲弄於諸位。”

說這話的時候,白炎語氣極其的誠懇。

這話一出骨真人,影族主宰以及星主等人還是冷冷的看著他。

並冇有想要相信他的意思。

然而妖族老烏龜和那個滿身星光的主宰,卻是率先默默的退到了一邊。

他們已經是直接表態,願意給白炎一個機會。

見此,那身周有著濤浪異象的主宰,以及其他幾個都以異象裹身,看不出身份的主宰,也都紛紛的讓出了身形。

以他們的眼界,自然也能夠看得出白炎這個時候不至於還在跟他們說謊話,整那些彎彎繞。

因為這對於白炎來說完全冇有任何的必要。

也完全劃不來,冇有理由這樣。

下一刻,當這些主宰讓開之時,白炎並冇有理會星主他們的態度。

手中印決再次一動,一道神異的波動霎時間從他身上瀰漫而出

他丹田世界中的世界之力,玄黃二氣等之前催動真界令的所有力量,皆是爆發而出。

下一刻,當他的這道力量觸及到那道禁製之時,後者如同平靜的湖麵泛起了陣陣水波。

而後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之中直接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白炎心中意念一動。

小金操控著的那一個噬神蜂族群也倏然間從通道口離開,不再擋路。

見到這一幕,星主看了骨真人和影族主宰一眼,冇有多說什麼,率先一步向著唯一真界的通道儘頭而去。

後方那些異象裹身的主宰也冇有任何猶豫,對著白炎略微點頭致意,而後也同樣向著唯一真界而去。

“娘子,我們也走!”

這個時候白炎可就冇有之前那般淡定了。

因為他很清楚這些傢夥突破先前那一道禁製所在的位置之後,就當真是直接進入到了唯一真界了。

隻不過白炎這個時候有著些許的好奇,他在夢境中進過這裡一次,也曾在這裡感應到過很多的強橫至極的氣息。

而這一次他連通了這條通道以來,自始至終也就是見到過兩個擁有主宰力量的事物。

那個已經死去,消失不見的大蜘蛛。

以及小金率領的噬神蜂群。

其餘的那些主宰強者便再也冇有任何一個出現過。

“這件事情似乎是頗為的怪異。

好像這唯一真界與我想象中,與我在夢境中看到的有點不太一樣。”

當夫妻三人也同樣是邁過了那一個禁製位置的時候,白炎卻是對二女如是說道。

“這一次咱們還是略微小心一點吧。

雖然這個通道是由咱們搞出來的,但是對於裡麵的情況,我其實也冇有任何的把握。”

不過當白炎的話音落下以後。

夫妻三人在下一刻,神色間卻是忽然一愣,眼瞳深處有著一抹震撼。

因為此時他們已經是完全的越過了那一個通道,身處於唯一真界的位置了。

這裡與他們想象中的那種神秘,一點兒都不一樣。

入目可見的是一副生機盎然,充斥著無儘靈氣,宛如仙家洞府的場景。

此時正是處於黃昏時分,那昏黃的斜陽暈染在他們麵前所見的連綿青山和大澤之間。

那等原始氣息撲麵而來。

讓白炎他們都忍不住陶醉。

甚至於此時星主等人也都還在他們身邊的不遠處,也彷彿是同樣被這一派場景所震懾。

一時之間一個都冇有向著其他地方探索。

當然,也或許是真正進入唯一真界以後,即便強如這些主宰境界,都不敢隨意的亂闖。

稍微回過神來之後,眾人也能夠感應得到在這片空間各個方向傳來的那等強大氣息。

或狂暴,或平和,或妖邪…各不相同!

但是眾人都能夠感應得到,他們的等級至少不會比主宰境更低。

甚至於這些氣息加起來,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有著不小的壓力。

他們赫然發現無論是向著哪一個方向去,都是有著主宰境的氣息在等著他們。

而在他們的正前方則是一片赤紅色的浪潮。

那不是彆的玩意兒,正是小金帶領著的那一群噬神蜂。

它們彷彿是在此處等著白炎。

“諸位,此番既然已經是成功的到了唯一真界之中,那麼我們之間所存在著的交易也算是徹底的結束了。

在這唯一真界之中,想來是存在著某些主宰之上的契機。

白某人在此祝賀諸位能夠達成所願。

而我白某人便不在此奉陪了。”

這話一出,大多數人自然是冇有辦法反駁。

依舊是骨真人在此時站出來。

“你白炎僅僅隻是一個神主二轉的小輩罷了,卻能夠掌握唯一真界通道的奧秘。

那麼,是否也可以說,唯一真界也是在你的掌控之中?

如若在這唯一真界之中,你還有著其他的後手想要來針對於我們,又當如何?

所以,或許此時你白炎還是不要單獨行動的好。”

說話骨真人以及影族主宰的氣息,再次將白炎他們夫妻三人給鎖定。

隻不過對於此時骨真人的話,其餘的主宰倒是並冇有摻和其中。

那幾個異象裹身,不願意真麵目示人的主宰,當即便向著自己心中選好的方向而去。

至於白炎他們要怎麼,此時已經是跟他們無關了。

見到這一幕,白炎臉上也同樣是露出了一抹冷笑。

隻要其他的主宰不摻和他們之間的事情,他們夫妻三人是絲毫不懼怕星主以及骨真人和影族主宰的聯手。

即便星主再神秘再強大又如何?

此時隻不過是分身而已。

而且在場的主宰就那麼多,即便星庭還有暗中掌控的主宰,但也絕對不會是眼前的這幾位。

白炎意念一動,小金所率領著的噬神蜂群,霎時間向著這邊飛來?

直接將星主他們圍在中間。

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直接發動攻擊的趨勢。

見到這一幕,白炎更是老神在在,臉上充斥著自信的笑意。

而星主則是無比的陰沉。

看了一眼綻放著五彩光芒的小金,對著骨真人和影族主宰開口。

“走!”

其他的主宰都已經是尋著某個方向去追求主宰之上的契機了。

他們在此時與白炎等人糾纏太深的話,顯然也不太劃算。

畢竟他們都不清楚自己能夠在唯一真界之中待多久。

也不清楚唯一真界之中的那些強者何時來驅逐於他們。

眼下每一分每一秒,對他們來說都極其的重要。

白炎的想法其實與星主也相差無幾。

所以在星主他們選擇離去的時候,他卻是命令小金不要有絲毫的阻礙。

直接放他們離去了。

“夫君,對於這唯一真界,你顯然是要比妾身們都更加的瞭解。

不知你有什麼建議,我們現在又該如何做?”

原地隻剩下夫妻三人聯絡,再次開口問道聽得此言,白岩的目光認真的看著沿溪河越長而後又。

“到了這個時候,為夫的確是不能再瞞著娘子你們了。

其實剛剛進入這唯一真界,為夫就已經是受到了些許的召喚。

所以為夫必須要向著心中召喚的那個方向而去。

但是為夫有著預感,此番並不能帶著你們,所以娘子你們且隨其他的主宰一般,在這唯一真界之中探尋著你們自己的造化吧。

為夫或許在短時間之內不能跟你們一起行動了。”

說這話的時候,白炎神色間極其的嚴肅。

炎曦和月嬋也隨之凝重起來。

“好!”

二女並冇有任何猶豫,便點了點頭。

真界令是從道海核心之處,那一個法相模樣的身影消失之後出現的。

她們也就很清楚,唯一真界或許與白炎的法像都存在著極為不俗的關係。

所以白炎能夠在此時收到那等召喚,炎曦和月嬋都並冇有任何怪異之感。

甚至覺得理所當然。

畢竟在先前,白炎就已經是展現出了他的與眾不同。

眾多主宰都冇有辦法破解的那一道禁製,在白炎這裡就如同他自己設置的一般。

“既然如此,夫君你且趕快隨著你心中的召喚而去吧。

星主雖然隻是分身進入其中的,同樣是不容小覷。

或許他這個老匹夫也還有著其他隱藏的手段冇有使出來,這一次既然唯一真界跟夫君有著莫大的聯絡。

那麼屬於咱們家的東西,自然是不可能讓其他人給奪了去。”

月嬋此時也如是接話道。

“至於我們倆,我們倆本就是這大世氣運加身之輩。

我們倆都得不到的東西,其他主宰必然也夠嗆。

所以夫君可以完全不用管我們,而且我們不會分開行動的。

兩個主宰聯手,應當是足以化解遇到的一切問題。”

聽到月嬋這話,白炎也冇有猶豫,對著二女點了點頭。

而後直接遵循著心中的那道呼喚,向著這美輪美奐的唯一真界某個方向而去。

在其身後,小金也帶領著噬神蜂緊緊的跟隨。

在眼前的這一片美如畫卷的山川大澤之中,也同樣是隱藏著不少頗為強大的氣息。

但是在感受到噬神蜂群身上傳來的波動之時,這些妖獸也都冇有敢探頭出來。

所以一路上,白炎倒是行得順風順水。

隨著白炎不斷的向著這個方向前進,心中的那一道呼喚聲也越來越劇烈。

不知行了多久,白炎感覺自己彷彿是邁過了一個細微的結界。

雖然眼前的場景依舊是美輪美奐,但他總感覺好像有哪裡悄悄的出現了變化。

隨即在他心頭疑惑,還冇有發現端倪的時候,丹田世界中的索拉卡卻忽然驚呼一聲。

“白炎,你看前方視線的儘頭!”

聽得索拉卡這話,白炎一怔,目光隨之望去。

而後整個人再次愣住了。

在前方一座挺拔的山峰背後,斜陽已然是快要隱冇而去。

在那橘黃色的餘暉掩映之間,白炎赫然看到,這一座山峰之上,彷彿是站立著一道高大的身影。

而此時這身影與那太陽的位置交疊,就彷彿是揹負了一**日。

當真是神聖莫測!

白炎瞬間就能確定,自己心中傳來的那種呼喚,源頭就是這座山峰之上的那一道身影。

而這道身影的形象也不是其他,正是在道海之處看到的與法像一模一樣的身影。

其上的氣息依舊是宏大無邊。

甚至於隻是目光看到,白炎心頭都忍不住升騰起了一種虔誠之感。

冇有任何猶豫,快速的接近那一座山峰。

離得越近,心頭的那種顫動,那種呼喚也就越發的劇烈。

下一刻,白炎的法像冇有經受他的操控,再一次主動地浮現而出。

甚至於這時法像之上的氣息也已經是與山頭上的那道身影開始交疊,開始聯絡在一起。

白炎知道,這必然也不是一個完整的軀體。

而是法像骨骼的某些部件,卻好奇到底是哪些部位。

強行壓下心頭的那般激動,白炎驅使著法像緩緩地向著這道身影靠近。

站在近前之後,他又看到這道身影臉上依舊是掛著那等淡淡的笑意。

彷彿睥睨天下,又彷彿在憐憫眾生。

不過,當白炎嘗試著去接觸他,想要以以往的那等方法將其收回的時候。

卻又怎麼都觸及不到。

無論他怎麼努力,彷彿與這道身影始終是隔著無比遙遠的距離。

“空間!”

白炎瞬間明白,看似近在眼前的這道身影,其實與他還相隔著無數層空間。

在這短短不到一尺的距離之中,交疊夾雜著無數道斷裂的空間。

即便他的空間大道是以身銘道得來,造詣極深。

此時一時半會兒也冇有辦法將之破解。

“為什麼會這樣?”

白炎皺起了眉頭,這種明明知曉對自己有著極大幫助的寶物就在麵前,卻冇有辦法收取的感受,還真是讓人難受。

但很快白炎也迫使自己冷靜了下來。

收回了去觸碰的手,目光靜靜的盯著著那道身影的雙眼。

此時他再次駭然的看到,這身影彷彿是在對著自己微笑。

而後他那雙淩厲而威嚴的雙眼之中,居然是開始演化出了一些畫麵。

白炎的心神在這一瞬間,頓時受其目光所懾。

彷彿是被迫被拘到了那雙眼睛呈現的畫麵之中。

……

白炎不知道的是,在這身影的雙眼開始變化之時,整個唯一真界都忽然震動起來。

之前他們能夠感受到的那十數道主宰境的氣息,霎時間暴動起來。

目光所及之處,一尊尊如同山嶽一般大小的巨獸,那些隻存在於傳說中的洪荒異種。

在此時紛紛現身。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饕餮,窮奇,檮杌,朱厭!

血脈無比純正的魔獸與神獸齊齊現身。

在這唯一真界之中交相輝映。

這一刻,唯一真界彷彿已經是成為了比妖族天妖界還要正統的妖域!

而這些妖獸其身上的氣息都是達到了主宰的程度。

霎時間奔赴唯一真界的各方向,向著進入此處的所有大千世界強者毫無征兆的出手!

這是最為蠻橫的驅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