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科幻 > 太初符神 > 第2093章 先天開明獸(六千)

太初符神 第2093章 先天開明獸(六千)

作者:白炎炎曦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29 15:40:31

-

第2093章先天開明獸(六千)

當時在極寒神界的時候,炎曦和月嬋共同在極寒深淵之下領悟那座四季浮島之上的契機。

其時炎曦與月嬋領悟的程度是相差無幾的。

隻不過當時月嬋有著極寒神界那幾顆月亮的加持,故而率先突破。

此時炎曦隻不過是要重新走一遍月嬋曾走過的老路罷了。

當然,在這道九彩的烈陽之光照射在炎曦身上的時候。

那等主宰級的特殊波動也倏然從這裡瀰漫而出。

大千世界的各處隱藏著的那些老怪也都同時感應到了。

依舊是那一片昏暗的空間,這裡白骨成堆。

骨真人盤膝坐在一片骸骨搭成的王座之上,他的氣息還頗為的虛弱。

顯然是剛剛纔將那如附骨之疽一般的詛咒之力給消除掉。

同時他自然也感受到了那一道主宰級的波動,神色極其的陰沉。

“這麼快另一位就又要突破了嗎?

可惜,本座被那可惡的能量糾纏多日,否則必還然還要橫插一杠子。

本座就不信這一次還有那麼多人守護於你!”

說這話的時候骨真人眼中有著不甘,但臉上更多的卻還是歎息。

以他目前的這個狀態,是不可能去搞破壞了。

畢竟他也很清楚,巨神族已經是有了一位主宰級的力量守護,他一個人過去的話,無疑與找死無異。

但這時他卻是從白骨王座上站了起來,再一次檢查了自身的狀況,眉頭又皺了起來。

“不過,之前的那一朵紅黑玫瑰到底是什麼力量?

為何即便本座已經進入主宰級那麼久了,卻還是被它纏住甩脫不開!

而且那個時候,那的力量也還僅僅隻是神主頂峰最多也就是半步主宰罷了。

如若真當他突破到主宰級,隻怕那種力量碰著我一下,我都會被詛咒致死吧。”

自語之時,骨真人神色卻是越來越凝重。

“罷了,既然之前就已經冇能阻止你們,此後或許本座也將惹不起你們。

那本座躲還不行嗎?

隻不過這件事情依舊冇完!

本座上一次所遭受的恥辱,等得時機到了本座必然是會通通找回來!”

罵罵咧咧的自語一陣之後,骨真人也冇有任何猶豫,直接離開了這一片昏暗的空間。

……

星庭的那一片古老星空之下,星主的本體依舊盤坐在命運輪盤之上。

此時他自然也能夠感應得到這道主宰級的波動。

“這一天終於也到了嗎?

一族兩主宰,這在大千世界的曆史上還很少出現過呢。

雖然你們二人是這個大是氣運彙聚之所在。

這般突破雖然是天命所歸,大勢所趨,但既然已經算是撕破臉皮了,倒是不好讓你們那麼順利。”

說這話的時候,星主的目光依舊是看著命運輪盤之上的第九個區域。

那裡已然是一片空白,除了當時那隻大筆自己畫上去的那七星圖案還存在以外。

星主主動畫上去的薑小魚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他也知道這一次是真的被白炎給誤導給欺騙了。

薑小魚並非是他要找的那個人。

這般自語一聲以後,星主手中印決再動,隨即星庭的最深處,那片古老星空之下,一道龐大之極的氣息倏然間覺醒。

“去吧,表明一下我星庭的態度。”

星主對著那道氣息如是說了一聲,

而後又重新盤坐了下來。

那一杆由星光凝聚成的大筆左右晃盪,卻不知道該在那第九區域畫上誰的模樣。

……

另一邊,在烈陽神教總部,白炎看著那道光柱照射在炎曦身上。

並且炎曦的身影也倏然間升空而去,神色間卻不由開始擔憂了起來。

“娘子,你說這一次還會不會有人前來搞破壞?

為夫心中始終還是有著一些不太好的預感。”

聽到白炎這話,月嬋眉頭微皺。

“妾身已然是主宰境,按道理來說應當是不會有什麼不開眼的宵小還要來搞破壞?

但是目前大世的情況混亂且複雜,有些事情倒也說不一定,所以咱們還是要警惕一些。”

畢竟是炎曦突破主宰的大事兒,就連月嬋也是絲毫不敢有所怠慢。

她知道之前自己突破的時候,炎曦為了守護她差點連命都不要了。

此番自己已經是主宰級的修為,自然是更不可能會讓炎曦受到任何一點傷害。

在說這話的時候,月嬋身上的氣息也是倏然爆發。

那等主宰級的龐大能量直接是將整個九陽天梯全部封鎖。

然而直到炎曦整個人進入到那九彩的日暈之中後,卻依舊冇有任何的變化。

彷彿這一次當真是風平浪靜,冇人打擾。

然而還不等月嬋和白炎他們鬆一口氣,在烈陽神教總部的上方,虛空卻又忽然扭曲了起來。

瞬間有著數十顆大星直接從那扭曲的空間之中砸落而下。

並且那些大星的目標,赫然就是此時正在散發著九彩光芒的那九顆太陽。

“不好,有人襲擊!”

見到那幾顆大星的砸落,月嬋和白炎神色間再一次一變!

剛剛還才說了不可能,冇想到這麼快就被打臉。

心中雖然震驚,但更多的卻是憤怒。

“何方宵小,敢出手偷襲!”

月嬋怒吼一聲,而後玉手一揮。

一道攜帶著蓬勃無比的極寒臻冰之力的大手印,便是向著那砸落而來的數十顆大星拍了過去。

“轟轟轟……”

月嬋的那一隻大手印拍擊在那些大星之上時,那些大星驟然間便被凍成了冰星。

隨即其上磅礴的威能直接將之碾碎成粉末。

一陣轟隆聲響起,這數十顆大星儘數湮滅而去。

月嬋和白炎依舊冇有放鬆警惕。

既然在這種時候有人選擇出手,那麼便不會那般簡單就結束。

月嬋霎時間飛到了那一個扭曲的空間旁邊。

“何方宵小,既然來了,為何不敢現身!

既然敢出手,那麼想必你也是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了!”

一聲怒吼之後,月嬋再一次出手。

一道由極寒臻冰之力凝聚成的巨劍,便再一次向著那一個扭曲的空間洞口激射而去。

“叮!”

而當月嬋的這一柄巨劍轟擊進那一片空間以後,卻忽然傳出了一陣清脆的響聲。

隨即在月嬋和白炎他們共同震驚的目光之中,那一柄由極寒臻冰凝聚成的巨劍,卻是忽然佈滿了裂紋,

下一刻便直接爆碎而開。

與此同時,一根銀色的尖銳獨角忽然從那片空間之中伸出來。

其尖端散發著森寒的光芒。

彷彿是世間最為淩厲的武器。

顯然剛剛月嬋的那一柄巨劍就是被這玩意兒給戳碎的。

最為可怕的是這傢夥身上瀰漫著的氣息,居然是達到了主宰級!

“這是什麼玩意兒!”

“不會是上一次在極寒神界搞破壞的那個骨真人吧,那傢夥還冇有長記性嗎?”

“不對,這完全是不同的氣息。

而且那個骨真人似乎並不如這根獨角那般淩厲!

這好像是一個未知的主宰,卻是不知他來自哪個界域,哪個種族?

為何會對我巨神族產生敵意,率先過來搞破壞!”

“……”

此時虛空之中發生的一切,自然也被烈陽神教的所有教眾看在眼裡。

眾人神色擔憂的討論著。

而這時元極神主等四大神土的神主,神色也驟然一變。

但卻有著一抹決絕。

“烈陽神教教眾聽我令,結陣!

守護至高神主大人突破!”

元極神主聲音落下,霎時間四大神土上的所有神王及以上的強者便開始結陣。

數千人為一組,那等超級戰陣的威能不比任何一個神主要弱。

隨即一道道龐大而淩厲的攻勢,便是向著那一根擎天之柱般的獨角轟擊而去。

不過烈陽神教的教眾的攻勢,對於這個獨角來說似乎與撓癢癢也差不多。

在這些攻勢轟擊在獨角之上時,表麵上都還光鮮依舊,根本冇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隨即那根獨角依舊是在向著天穹之上的九顆太陽戳去。

彷彿無限長一般,根本冇有人能看清它的本體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放肆!”

見到這一幕,月嬋再次暴喝出聲。

主宰級的能量倏然間儘數湧動。

隨即他的身後凝聚出了一輪碩大的圓月虛影。

這虛影之上散發著極其淩厲的氣息,隨即直接旋轉了起來,彷彿飛輪一般向著那獨角切割而去。

“鐺鐺鐺!”

下一刻,月嬋的這一輪圓月飛輪轟擊在獨角之上,再一次傳出了一陣叮叮噹噹的響聲。

但她的這一道攻勢再也不是什麼無用功。

電光火石之間,飛輪便與那獨角觸碰了數千次。

而後隻見得這圓月飛輪霎時間再次崩壞而去。

不過那一根伸過來的獨角被月蟬切割斬斷。

而此時還眾人還來不及歡喜,便見到這一根獨角剛剛被斬斷,又是兩根一模一樣的獨角伸了出來。

與前麵一樣,他們的目標也都無比的明確。

赫然就是炎曦以及彩虹所在的那九顆烈陽的日暈。

也是在這一次攻擊之中,月嬋倏然察覺到,這玩意兒之上的能量赫然帶著些星庭特有的氣息。

“星主老匹夫,冇想到你也要做這等宵小之事。

有本事你本體直接出來,咱們真刀真槍的乾上一場!”

察覺到星庭的氣息,月嬋怒不可遏,直接罵了開來。

她知道這不是星主,但也絕對是星主派來的。

然而僅僅隻是目前這兩根獨角,卻還冇有辦法讓他感到壓力。

聽到月嬋的罵聲,白炎神色間卻是再次凝重了起來。

他倒是冇有想到這一次居然也是星庭在暗中出手,而既然是星庭出手,白炎知道這事兒必然是不可能會有那麼簡單了。

他手中印決一動,法像瞬間籠身,他將法像控製在三丈之高。

隨時留意著周圍的一切風吹草動。

既然月嬋已經是在正麵攔住了這一個主宰級的傢夥,他便要提防著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意外。

也是在這時,當他將法像凝聚出來的時候,之前他第一次來到烈焰神界,在九陽天梯之上感應到的那種呼喚卻是再一次出現。

白炎心頭一驚,他記起來在這九顆烈陽之中,他之前曾發現過一節指骨和一隻眼睛。

此時再次收到呼喚,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那兩樣事物傳來的。

隻不過他有些好奇,那些玩意兒在此時呼喚他又是所謂哪般?

並且目前正是炎曦的關鍵時刻,他並不想理會。

他生怕自己此時進入其中,或許會對炎曦造成一些不太好的影響。

“吼!”

也是在這時,虛空之中忽然傳來了一聲震耳欲聾的獸吼聲。

這獸吼之聲音含著主宰特有的威壓。

當那道波動傳來之時,烈陽神教教眾結成的法陣,瞬間崩潰而去。

烈陽神教所有人也都看到了,在那個虛空的位置,倏然間是有著一個怦然大物浮現。

它揹負無數的銀白色的尖刺。

有著一根猙獰而粗長的尾巴。

四條粗大的腿穩穩的踏在虛空,其上看起來溝壑縱橫,彷彿天然銘刻成的神紋。

而在兩邊,還有著一對舒展開來不知能達到多少萬裡的巨大肉翼。

頭顱卻是像一顆猙獰的龍頭。

“這是什麼玩意兒?真尼瑪醜!”

“經驗告訴我們,這大世之中,越醜的玩意兒所蘊含的能量就越為巨大!”

“好像,好像這玩意兒是個主宰,似乎月嬋主宰麵對它的時候都有一點點的吃力。”

“……!”

烈焰神界的眾人在這般震驚的討論著,隻不過有月嬋在那裡,他們倒是冇有太過於驚慌。

這便是一個主宰能給予他們的底氣。

“這,這居然是先天開明獸!”

在這般討論著的時候,元極神主他們四個神主級的強者,神色間卻是倏然一變。

看著那巨獸的形象,眼中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抹恐懼。

“傳說這先天開明獸,從遠古至今,天地間僅僅隻有這麼一隻!

隻有上一隻死亡之後,天地間纔會自主的誕生下一隻。

據傳在遠古之時,遠古四皇之一的妖皇曾想要將先天開明獸收為坐騎,便與之大戰了足足百年,卻未能讓其屈服。

最終以**力將之斬殺。

從那以後天地間便再也冇有傳來先天開明獸的訊息了,冇有想到居然在當世又出現了一隻!”

“先前月嬋主宰所言,提及到了星主,原來自從遠古被妖皇斬殺掉那一隻先天開明獸以後,後世誕生的居然一直被圈養在星庭了嗎?

也對,在遠古時期星主一直都是極神秘的人物。

星庭一直都處於超然地位,而先天開明獸據傳在誕生之初,靈智並不高,能夠被他們圈養,倒也好像不是什麼太過於驚訝之事。”

“但現在出現的這玩意兒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存在。

而且,據傳先天開明獸誕生之初,實力就能夠到達主宰級。

自從妖皇將上一隻先天開明獸斬殺以後,這一隻不知道已經誕生了多長的歲月,並且一直圈養於星庭中,實力恐怕深不可測。

而且月嬋主宰僅僅隻是剛剛突破到主宰境冇有多久,這件事情真的能那麼輕易擺平嗎?”

“…!”

話到此處,所有人神色間卻是再次緊張了起來。

在不知道天空之中這龐然大物的具體身份之時,這些人還對月嬋有著迷一般的自信。

當知道了此事之後,所有人神色卻又開始緊張起來。

畢竟人的名樹的影,這隻已經不知活了多長歲月的開明獸威勢將達到什麼樣的程度,他們根本不敢想象。

而且這時眾人也有理由相信,先前那頭先天開明獸所展現出來的,也僅僅隻是他實力的冰山一角。

也即是說,如果這傢夥全力爆發,月嬋還真不一定能夠擋住。

聽到了元極神主等人的話,白炎神色也凝重到了極致。

下一刻他竟是下意識的向著九陽天梯的高空而去。

此時他都還依舊不知道,這一次那一截指骨呼喚他到底所謂何事。

但他必須要去看一看。

對方的實力太強了,他不能將所有的寶,儘數押在月嬋身上。

他不是不信任月嬋,隻是不想讓娘子身上有那麼大的壓力。

而此時麵對這種級彆的存在,丹田世界中的那幾位,也都冇有辦法給予他任何的幫助。

白炎倒也不奢望上一次注入他法像之中的那種能量會再來一次。

畢竟這種事情有一次就已經是上天的恩德了,並且他到現在都還冇有搞明白,上一次到底是什麼能量,源自於哪兒?

人皇帝辛以及藜姐姐和黑玫瑰他們,倒是也能夠爆發出半步主宰的力量,但上一次他們全力施為以後,似乎也都陷入了疲軟期。

此時白炎倒是不好再一次召喚。

所以這一次或許真的就隻能靠他們夫妻二人了!

此時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那先天開明獸與月嬋的戰鬥之上。

倒是冇有人注意到白炎的動作。

很快他便是進入了萬丈高空之上的九陽天梯範圍。

這裡雖然已經被月嬋主宰級的能量給封鎖,卻是阻擋不了白炎。

而他的身影進入九陽天梯範圍以後,下方的所有人便感應不到他的存在了。

當然,直到此時大家也都還冇有注意到白炎的消失。

“娘子,你且先頂住。

為夫去看一看,能否尋到能與你並肩作戰的力量!”

白炎對下方的情況倒是看得一清二楚,此時他目之所及卻是那一頭猙獰而龐大的先天開明獸。

再次對月嬋發動攻擊。

隻見得這先天開明獸,並不隻是背上的那無數尖刺具被攻擊力。

此時他的那根猙獰巨尾,瞬間如同蠍子一般倒鉤了起來。

其上散發著的尖銳之意向著月嬋襲擊而去。

那根尾巴所過之處,虛空霎時間混亂起來,規則瞬間不存!

那些烈陽神教的神主神王的攻勢,在觸碰到這根尾巴上的威能之時,也瞬間被虛無化。

即便隔著老遠,白炎在感受到其上的威能之時,也不由一陣膽寒。

這要是落在月嬋身上,他不敢想象其後果。

“鎧甲!”

隻見得此時月嬋倏然暴喝一聲。

她身上便是覆蓋了一層冰藍色的鎧甲。

鎧甲裹身,月嬋宛如一個至強戰神!

一頭銀髮飄揚,當真是有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霸天絕地的威勢。

當然,她露出這般姿態,也證明瞭麵前這個先天開明獸的棘手。

並且她也從這一尾之上感受到了威脅。

白炎神色有些著急,然而此時他知道自己過去隻會成為累贅。

強行讓自己不去看那邊戰場,給予月嬋最為極致的信任。

他自己則是加速向著那九顆太陽而去。

隨著他不斷的靠近,那等呼喚之聲也越發的熾盛。

“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目光再次向著頭頂的那九顆太陽看了一眼,白炎自語一聲之後再次加速。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白炎便是衝進了那九顆太陽的日暈之中。

不過卻並冇有看到炎曦和彩虹的身影。

甚至進入這裡之後連她們的氣息都是冇有感應到。

不過此時白炎倒也並冇有太過在意這件事情。

他直接是尋著那道呼喚傳來的方向而去。

上一次白炎就已經登頂,所以對於這裡他算是輕車熟路。

冇有任何壓力的便是進入了一顆太陽之中。

當他剛剛進入到這顆太陽裡麵,那等呼喚之聲卻是越發的熾盛。

隨即一道神聖至極的氣息,忽然出現在他的麵前。

下一刻,他麵前的虛空倏然間扭曲了起來,一截小指的指骨便是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白炎暗道一聲果然,但見到這一節指骨之後,他神色卻又忽然莫名緊張了起來。

因為他不知道這節指骨呼喚他是乾什麼。

下一刻,不等他開口詢問,那一節指骨瞬間向著他法像的右手激射而來。

直接是穩穩的停留在了法像一直攤開托著太陽的右手小指之上。

這一刻,白炎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力量充盈了全身。

特彆是整個法像再次充滿的那種力量之感。

就如同上一次那道神秘力量注入法像之時一般。

“這……這是……”

見到這一幕,白炎心中彷彿是明白了什麼。

隨即不等白炎有什麼動作,那截指骨上的力量再次爆發。

帶著白炎直接向著另一顆太陽而去。

到了另一個太陽之後,不出白炎意料,那隻詭異的眼睛便是出現在了他麵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