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玄幻 > 陸少的隱婚罪妻全文免費閱讀 > 第314章 露出真麵目

-霍司宴去的時候,陸見深已經在酒吧裡酩酊大醉了。

包廂裡到處都是酒瓶,紅的,白的,啤的,不知道有多少,瓶子橫七豎八,淩亂的散在地上。

陸見深則斜倚在沙發上,手上拿著一個酒瓶繼續往嘴裡灌。

這哪裡是喝酒消愁,這分明是要把自己給喝死。

霍司宴走過去,一把奪走他手中的酒瓶:“和南溪吵架了?喝這麼凶?”

“不是。”陸見深搖頭:“比吵架了還要嚴重很多倍。”

“是兄弟的話就彆說話,陪我一起喝就完了。”

話落,陸見深又從地上拎起一瓶,輕鬆的打開了,然後往嘴裡灌。

那酒在他手裡根本就不是酒,此刻就像水一樣在往肚子裡倒。

“彆喝了。”饒是同為男人,明白有些時候需要借酒消愁,霍司宴都看不下去了,一把奪走酒瓶,他直接砸了,同時開口:“再喝下去你的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嗬嗬……”

悲涼的笑了兩聲,陸見深忽然捂住肚子,踉蹌著跑向洗手間。

洗手間裡,他吐的昏天暗地,好像連苦膽都吐出來了。

到最後,整個池子裡都是血。

他的嘴角乾涸的也都是血色。

霍司宴看不下去了,直接將他帶去了醫院。

診斷的結果一點兒也不意外:酒精中毒,胃出血。

可想而知,他到底是喝了多少酒。

此刻,一座獨棟的小彆墅裡。

季夜白從車上下來後一腳踢開了門,怒氣沖沖的往裡走。

見是季夜白,夏柔立馬放下手中的燕窩,開心的走過去:“兒子,你怎麼現在回來了?”

然而,在看見季夜白身上和臉上的傷口時,她瞬間變得十分心疼:“你臉上怎麼回事?誰打的?”

“誰打的你會不知道?”季夜白冷冷的盯著她譏笑。

“這一切,都是你策劃的吧。”

見夏柔不語,季夜白越發覺得有一股怒火在胸腔瘋狂衝撞。

“是又怎樣?”夏柔說完,那張和藹的臉上驟然變得刻薄起來:“我隱忍了這麼多年,委屈了這麼多年,都是為了你有一天你能重回陸家,拿回屬於你的一切。”

“媽,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死心?陸明博根本就不愛你,他也不會接受我這個孩子,我不稀罕回到陸家,更不稀罕陸家的財產,你為什麼非要如此執著?我們過自己的生活不好嗎?”

“你想要地位,我給你了;你想要榮華富貴,我也能給你,你為什麼就非要盯著陸家的東西呢?”季夜白氣的火冒三丈。

從他知道自己是陸家的私生子起,他就千方百計的想和陸家隔絕開來。

他根本不稀罕陸家的身份,相反,這個身份帶給他的隻有負擔和恥辱。

“兒子,這些年,你付出了多少纔有今天的一點點成就,我們母子在國外過的都是什麼日子你忘了嗎?但是他陸見深呢?不過就是憑藉著陸家的身份,他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他一個人坐擁整個陸家,憑什?陸家應該有你的一分。”

“至於你的那些成就,在陸家的財富麵前簡直不值一提。”

季夜白用力抓住夏柔的肩膀:“媽,你清醒點,陸明博對我們根本就冇有愛,你覺得他會讓我回到陸家嗎?不可能的。”

夏柔嗤笑:“那又怎樣?不管他承不承認,你都是他的兒子,是陸家的種。我一樣十月懷胎,受儘千辛萬苦的生下你,我不服氣。我這一生活到現在最大的動力就是讓你認祖歸宗,奪走陸見深的一切,奪走陸家的一切。”

“所以……”季夜白頹敗的看著她:“你早就知道南溪的身份了是嗎?”

“早就知道她是陸見深的前妻了對嗎?媽,你到底安的什麼心?讓我去娶他的前妻,你把你兒子當什麼了?”

“對。”夏柔看向季夜白低吼:“我是利用了你,為了報仇,我不惜利用了我的兒子。”

“我就是要讓你奪走陸見深的一切,他的愛人,他的事業,他的所有,我都不會放過。我要讓他們疼,讓他們痛。”

“那我呢?我也是你手中的一顆棋子是嗎?”季夜白悲哀的看著她。

夏柔走上前,輕輕捧住季夜白的臉:“兒啊,你怎麼能一樣呢?媽媽雖然利用了你,但是媽媽都是為了你好,媽媽是愛你的啊。”

“愛我?”季夜白冷笑:“你隻是為了給自己泄憤罷了。”

“不是的,夜白,你怎麼能這麼誤會媽媽呢?知道我為什麼非要你娶南溪嗎?”

“你剛剛不是說了,報複陸見深。”

夏柔搖頭:“這隻是一個原因,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她手裡有陸家的股份,兒子,隻要你娶了她,你們成為了夫妻,這個女人手裡的股份就是你的了,我們再收購一些其他散股的股份,就能徹底把陸見深攆走,到時你來掌控陸家。”

季夜白睜大了眼,簡直不可思議的看向夏柔。

他還以為她媽媽隻是胡言亂語,過過嘴癮,冇想到她是真的在一步步的策劃。

“媽,你醒醒好不好?哪有這麼容易?陸家的股份都在陸見深手裡握著,我們根本趕不走他。”

“不,不,我查過,他隻有30%的股份,老頭子當年把二十多的股份都給了南溪,隻要我們能拿到南溪的股份,就有一線希望。”

“這絕不可能,那個老頭怎麼會把那麼多股份都給南溪。”季夜白不相信。

“是真的,這事是陸明博喝醉酒時親口說出來的,而且立的有遺囑,絕對不會有錯。”夏柔篤定道。

聽到這裡,不得不說,季夜白的心動搖了。

仰頭,他想了想自己這些年在國外多少年的漂泊無依,又想到陸家的繁榮鼎盛。

要說冇有恨是假的。

可他以前總覺得自己於陸家是蚍蜉撼大樹,根本冇有任何與之一戰的能力。

所以,他隻想離的遠遠的,根本不想和“陸”這個字眼扯上一絲一毫的關係。

而現在,好像一切都不一樣了。

他有了籌碼。

動心嗎?

當然。

男人對於權勢和地位,總有種天然的征服**,他也不例外。

“媽,就算你說的都對,南溪也不可能會嫁給我,她喜歡的人是陸見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