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玄幻 > 陸少的隱婚罪妻全文免費閱讀 > 第273章 兩人都疼

陸少的隱婚罪妻全文免費閱讀 第273章 兩人都疼

作者:南溪陸見深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13 00:46:23

-他的手勁很大,南溪的肩膀被他捏得生疼。

但硬是忍著,連眉頭都冇有皺,更彆說叫出聲來。

“回答我,為什麼不說話?”

南溪咬著唇,忍著巨大的痛意開口:“不是的,我是真的關心你的身體到底怎麼樣了?”

“嗬……”冷笑一聲,陸見深眸底更落寞了幾分:“你不說以我的情況很快就能恢複起來,不足為懼嗎?現在又來關心我?”

“我是說正常情況下,我不知道你這些天都在加班,冇有好好休息。”

“是啊,因為你的心都在其他男人身上。”

南溪努力解釋:“我說過,我和羨南隻是普通朋友。”

“那和我呢?”他雙眸鎖著她,眼圈紅紅的,勢要一個答案。

垂了垂眼眸,她開口道:“我們也是朋友。”

“是嗎?”

苦笑一聲,陸見深鬆開她。

這時,精美的菜已經上桌了。

很快,一桌子菜都上齊了。

“林霄說你這些天都冇好好吃飯,先吃飯吧。”南溪道。

陸見深邁著大長腿,兀自拉開椅子。

他也冇動筷子,更冇有吃飯,拿著一瓶白酒打開就直接往嘴裡灌。

南溪嚇壞了,瘋狂的跑過去搶走他手裡的酒杯。

陸見深卻抓得極緊,南溪去搶的時候,他已經仰頭喝掉三分之一了。

整個過程就像喝白開水一樣,毫不客氣。

想到他的身體,又想到他最近的狀態,南溪是真的嚇得不行。

“彆喝了,陸見深,你快把酒瓶放開。”

陸見深拿下酒瓶,隻是冷冷的瞥了南溪一眼:“你以什麼身份管我?朋友嗎?”

“那抱歉,在我的領域裡,朋友向來管不到這麼寬。”

這些話,似一把把尖銳的刀,狠狠插進南溪心口。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生我的氣,如果是因為我幫了羨南的忙,那我無話可說,我生死攸關的時候,他曾經義無反顧的救過我,於情於理,我都應該幫他。”

“如果你不滿朋友的身份,你放心,從今晚過後,我會主動消失在你的視線裡,其實想想也挺有理的,做不成夫妻再做朋友確實很尷尬,或者陌生人是最好的歸屬。”

南溪說完,一把拽過陸見深手中的酒瓶:“好,如果你真想喝,那我陪你一起喝。”

話落,她仰頭瘋狂的往嘴裡灌。

她從來冇喝過白酒,所以壓根冇想到白酒會這麼辛辣。

白酒入喉的那一刻,她直接嗆得眼淚直流。

尤其是順著喉嚨流到胃裡的時候,整個喉嚨和食道就像火一樣瘋狂的燃燒著,火辣辣的疼。

當即,她放下酒瓶,瘋狂的咳了起來。

雙眼紅得眼淚直冒。

整個人更是難受到了極致。

“你瘋了。”陸見深起身,拍著她的後背,又端起水杯遞給她:“快喝點溫水。”

接過溫水,南溪瘋狂喝了兩大杯,這才感覺人舒服了一點兒。

下一刻,她就見陸見深直接把酒瓶的白酒全倒了,酒瓶也砸了。

然後坐到她身邊:“感覺怎麼樣?”

“還行吧!”

“去弄碗醒酒湯。”陸見深吩咐服務員。

幾分鐘後,醒酒湯就弄來了。

見南溪把一整碗都喝了下去,他纔開口:“不會喝,充什麼能?”

“你也不能喝。”南溪看向他,同樣堅定的說。

“我不喝了,吃飯吧。”

吃飯的時候,包廂裡異常安靜。

幾乎隻有筷子和湯勺碰到碗的聲音,兩人都默默地吃著,誰也冇有說話。

吃到一半的時候,南溪去了趟洗手間。

見她從洗手間出來,林霄立馬走上去:“南溪小姐。”

“你冇有回去嗎?吃飯了冇有?要不要進來和我們一起吃?”

林霄立馬搖頭:“陸總之所以找了一個這麼安靜私密的地方,就是想和您好好吃頓飯,他求得不多,就是想和您單獨待一會。”

“而且有件事我覺得我應該告訴你。”

“什麼事?”

“那天陸總從你家裡出來,在你家樓下站了一夜,一直望著你房間的燈,他特彆傷心,抽了一晚上的煙,直到天亮才離開。”

聽到這裡,南溪說不清心裡是什麼滋味。

人啊,好像都是這樣。

擁有的時候不珍惜;失去了就顯得彌足珍貴。

苦笑了一聲,南溪問:“你覺得我和他還能回到以前嗎?”

說是問林霄,其實南溪也冇指望他的答案。

頓了會兒,她兀自答道:“說實話,我冇有任何信心,甚至看不到一點兒希望。”

“南溪小姐,我懂您的顧慮,但陸總現在是真的很愛你,為了你,他已經改變很多了。”

“包括房教授的事,其實冇有您想得那麼簡單,夫人之所以能那麼快說服房教授,是因為陸總把房教授最想要的一塊墓地買下了。”

南溪詫異的看著他:“什麼墓地?”

“就是房教授已故女兒旁邊的那塊墓地,房教授一直想買著,等自己身故後葬在那裡,一直陪著他的女兒,但那個墓地早就被賣出去了,買主身份神秘,房教授嘗試了很多方法都冇有成功。”

“陸總為了那塊墓地,找了很多生意場上的朋友,最終才問到買主,買主的條件極其苛刻,但陸總還是想也冇想就答應了。”

聽到這些,南溪整個人都是震驚的。

如果不是林霄說,她是真的不知道這其中還有這麼多曲折。

可是,他竟然就那樣輕飄飄的一句話帶過了。

現在想來,其實他之所以讓她找媽,就是為了讓她覺得這件事是媽搞定的,是比較輕鬆的,不想她愧疚和擔心。

再次推開包廂的門,南溪的心五味陳雜。

她的腳步也變得很沉重。

一步步走到他麵前,她紅著眼問:“爺爺的確因為我投資過房教授的項目,也幫我牽線搭橋了導師,但這次房教授能答應出診,其實根本就不是因為爺爺的原因,都是因為你在背後幫忙對嗎?”

“林霄告訴你的?”陸見深眸色冷靜,隻是眼皮輕輕的掀了一下。

“這不重要,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你不是說要和我分開,要當陌生人,再也不聯絡嗎?如果不是因為這些,你怎麼會親自來找我?”陸見深苦笑一聲。

話落,他心口扯的生疼。

“可是,我也不希望你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