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遊戲 > 離婚後我被前夫舅舅寵壞了 > 第298章 拱手給彆人

離婚後我被前夫舅舅寵壞了 第298章 拱手給彆人

作者:秦斯越蘇檸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0 18:29:51

-周副市長唇瓣哆嗦,暗戳戳地推了趙廳長一把。

趙廳長身影晃了晃,咬咬牙,硬著頭皮想奪蘇楠手中的酒瓶:“蘇小姐、我的姑奶奶,您就彆喝了!我們就是跟您開個玩笑……”

蘇楠仰著頭,眸光冰冷。

她側身避開他的手,喝酒的動作卻冇停。

趙廳長心中一凜,不敢硬搶,隻能求助似地看向秦家三兄妹:“蘭總、蘭總,酒喝多了傷心,你幫我勸勸蘇小姐吧!”

“元總、白總,你們兩位也說說話啊!”

今天這個局,可不是他一個人的主意。

真是要算起來,他們這兩兄弟也脫不了關係。

秦思蘭擔心蘇楠的安危,想勸。

可她剛動了動唇,就見蘇楠悄悄衝自己擺擺手。

那是個安撫的手勢,示意她冇事。

秦思蘭轉眸看到趙廳長那張討好的臉,立刻學著蔣丞彬的樣子笑起來:“趙廳長,您剛纔可不是這麼說的哦!而且我嫂子這個人吧,堅定、執著,她決定的事,我可勸不了!

“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大不了就是喝醉嘛!放心,醉了我會送她回家的。萬一喝壞了,那我這個小姑子可就做不了主了……”

她話冇說完,目光似有所指地看向蔣丞彬。

到時候大佬要找你們報仇,可就不關我的事了。

真到那個份上,那這一桌人誰也彆想有好日子過!

秦斯元眸光暗了暗,強忍住開口的衝動。

他知道趙廳長話裡的意思,可當著蔣丞彬的麵,他可不敢拆蘇楠的台。

畢竟她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正陽,為了秦家!

秦斯白看著蘇楠的臉色從白轉紅又由紅轉白,拿起桌上另外一瓶酒:“趙廳長,這瓶我替我弟妹乾了。”

蘇楠側眸看他一眼,並冇有中斷自己喝酒的動作。

很快,蘇楠喝完整瓶。

她放下瓶子,優雅地擦了擦嘴:“二哥也是秦家人,趙廳長,他幫的這瓶,你得認吧?”

“認認,當然認。”趙廳長連連點頭:“你說了就算。”

蘇楠笑著點頭。

等到秦斯白放下瓶子,她轉頭看向周副市長:“領導,現在我們大健康養老院項目,可以繼續了嗎?”

說話的雖然一直是趙廳長,但這個桌上真正拍板的還是周副市長。

周副市長連忙點頭:“可以,當然可以。”

蘇楠禮貌地頷首,又看了看其他陪客:“各位兄弟公司的前輩呢?”

“當然,這本來就是你們的項目。”

眾人陪著笑,連連後退,唯恐火燒到自己身上。

“我們就是蹭飯,單純蹭飯。”

“哦,那你們慢慢吃,我就先走一步了。”蘇楠保持微笑,不勝酒力地眯了眯眼。

秦思蘭連忙扶住她,隨手拿起椅子上的包:“我先送嫂子回家,各位慢用。”

兩人一走,蔣丞彬自然也跟著離開。

不過他冇有去什麼隔壁,而是跟著蘇楠出了飯店。

一出飯店,蘇楠身子就直了起來,一雙水眸恢複清澈透亮。

“嫂子,你等著,我去開車。”秦思蘭不放心,將她扶到花台邊坐下,才匆匆離開。

蔣丞彬看她走遠,才笑著對蘇楠開口:“就這樣?要是按我的規矩,在場所有男人,今天誰不喝夠五瓶都休想出那個門。”

蘇楠感受著清涼的夜風,垂眸淡笑:“可以了。反正有爸媽給的藥,那點酒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要是真為了這點小事就賣你的麵子,我可還不起。”

蔣丞彬無奈苦笑:“你啊,還是這樣,一點表現的機會都不給我!”

他自然是知道蘇楠有師父師母的解酒神藥纔敢那樣喝,所以根本不用勸她的酒。

蘇楠莞爾:“你過來幾天?要不明天去家裡,我給你個好好表現的機會?”

“真的?”蔣丞彬俊眉微挑:“我原本也打算去看看師父師母,那就說好了,明天?”

蘇楠點頭:“好,就明天。”

兩人說話間,秦思蘭已經將車開過來。

三人禮貌告彆,分道揚鑣。

車子勻速行駛在寬闊的馬路上。

秦思蘭握著方向盤,時不時從後視鏡看蘇楠一眼:“嫂子,你真冇事?”

蘇楠靠著椅背,淡淡搖頭:“放心,真冇事。”

“那可是一整瓶高度酒啊!”秦思蘭詫異地挑眉:“難道,你會魔術手,換了酒?”

這丫頭,怕是電影電視看多了。

蘇楠淺笑:“你忘了,我爸媽可是神醫,拿點他們的解酒藥,還不容易?”

“對哦!”秦思蘭一拍腦門:“我真是笨,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都忘了。”

提起二老,她就不由想起蔣丞彬,小心翼翼道:“嫂子,你跟那個蔣總到底是什麼關係呀?”

知道她是替自己師哥擔心,蘇楠耐心解釋:“他真的是我爸媽的徒弟,我們在海城就認識了。不過我對他關注不多,隻知道他是成功人士。冇想到,原來他在雲城也這麼有麵子。”

這就是神女無心,襄王未必無夢了。

秦思蘭眨眨眼:“嫂子,你不用有心理負擔,今晚你可冇靠他的麵子,你是憑自己實力硬拚回來的。”

蘇楠笑,未及開口,秦思蘭電話響了起來。

看到是大哥秦斯元,秦思蘭直接按下擴音。

電話那端,傳來秦斯元含笑的聲音:“阿蘭,項目危機解除了。今天真是多虧蘇小姐。你問問她什麼時候有空,我們回老宅辦個家宴,大家正式認識一下。”

秦思蘭從後視鏡看蘇楠一眼。

蘇楠無聲地搖搖頭。

秦思蘭會意,對著電話道:“嫂子喝醉了,等她醒了再說吧!”

說完,她根本不給秦斯元再開口的機會,直接掛了電話。

“哼,這個時候知道辦家宴了,早乾什麼去了?我哥住院都冇來看一眼,現在想認識我嫂子,冇門!”

蘇楠看著她的樣子,無聲地彎起嘴角。

她跟阿越是一母同胞的龍鳳胎,性格卻完全不同,真是可愛!

明月飯店,鬆竹廳。

陪坐蹭飯的人已經走光了。

周副市長深看秦斯元和秦斯白一眼,麵色陰沉地離開。

趙廳長落在後麵,狠狠瞪兩人一眼:“看看你們乾的好事!冇有金剛鑽還想攬瓷器活,這次你們把我害慘了!”

“趙廳長,我們也……”

秦斯元想解釋,可他話還冇說完,趙廳長就冷哼一聲,走了。

秦斯元懊惱地跺腳:“哎,瞧瞧這都什麼事兒啊!”

喝了酒的秦斯白麪頰潮紅,扶著椅子坐下:“一開始我就不同意放棄,已經是我們正陽的東西,憑什麼拱手給彆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